2007-10-07

    happy end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0194888.html

    是最后一次聚餐了吧. 有人问我,如果那样的路,让你再走一遍,你还会走么?

    我说,会,但是还是要我们这7个人.

    昨天中午,终于把手机摔了.我发过脾气,但从来不曾摔过手机.当最后的结局来临,心还是被深深刺痛.我在舅舅怀抱里大哭大闹,完全失去了控制自己的勇气.

    舅舅,亲爱的舅舅.我该怎么向你描述我的心情?

    就好比你有一只晶莹剔透的玻璃碗,只想自己小心收着,但别人偏要冲上来往碗里倒脏水,还要在碗上划上一刀.所有的人都劝我要宽容体谅,不要仇恨,但是没有走过北线的人,怎么能明白这只碗的珍贵?我买了一把小藏刀,恨不得这把刀能插进某个贱货的心脏,让那人也尝一下世界毁灭的滋味.

    舅舅,这时候你应该已在成都,而我在拉萨的夜里又一次心脏疼痛.

    到拉萨三天,每天的梦里,都是车窗外的星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文艺女青年的多愁善感,但我只知道,从来没有这样把最原始和单纯的自我向一群不是亲人的人袒露.

    我想念这段旅途,我想念在邦达夜里洒进房间的月光,想念每天早上匆匆上路时对前方的期待.我想念纳木错湖边昏暗喇嘛庙里的那碗生茶;想念旅途上的歌声,想念车厢里的饮料和食物.想念雪域宾馆阳台上的月亮和葡萄酒.

    想再给工工点一枝烟,递一瓶饮料;想再给舅舅捶一次小腰,趴在他肩头痛哭一场;想再陪廖姐姐买一次头饰;再和方方说一次相声;再和小徐抽一次烟;当然还有亲爱的晓华,我的室友,我想再对她说一次,亲爱的,做人不要那么较劲.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生命是旅程,我们终将孤单上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出戏。 2009-10-07
    最后一夜 2008-10-07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亲爱的你别伤心,你伤心我看着也愁啊,愁啊愁病就好不了啦,上不了京见不着你哇
  • 其实不必总是那么坚强.
    其实女孩子能大哭一场是好事.
    其实能有向陌生人袒露心情未必是坏事,因为陌生,所以才肆无忌惮.同时也因为陌生,会更加真诚.
    当我在成都的时候,看着公路上的路牌写着川藏公路的时候真有一种冲动叫朋友直接把车沿那开过去.
    可是没有,于是直到现在我纠结在那情绪中无法自拔.于是我真的很羡慕你:)
  • 喜欢你热烈地爱恨,真实地生活——看见你的日志却觉得揪心扑面而来,+U。
  • 你怎么了?怎么总是这样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