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6

    茶马古道日记 之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0483446.html

    20079月,跟随《时尚旅游》组织的“再探茶马古道”之旅,用7天的时间,穿越滇藏线、川藏线、青藏线.

    924  丽江

    “蚂蚱” 的懒,应该在纳西男人里都数得着了。

    我们在丽江的客栈里遇见了这个叫做“蚂蚱”的纳西男人。他站在那里,瘦,衣服破旧,耳朵受伤了,塞了棉花,一见面,就要了我们的队友300块钱。

    马达是我们的队友。我们一行人,四男三女,两辆车,马达管一辆,他喜欢女生叫他舅舅,到后来,全队人都叫他舅舅。舅舅说,蚂蚱会唱山歌,摩梭人都忘记了的传统山歌,蚂蚱都记得。可蚂蚱说,你先帮我把房租交了吧。蚂蚱拿了钱,就跟我们去吃饭了,根本没唱山歌。

    蚂蚱的“职业”是在古城里卖草编的蚂蚱,一天只要卖出5块钱,就收工,因为“明天的早饭有了。”他没老婆,因为娶不起;他不吃肉,因为买不起。但是这不妨碍他对人振振有词:“泡妞多麻烦啊。”“我不吃肉,肉都被化学品污染了。”

    蚂蚱喜欢对人说他的身世,那身世听起来相当传奇:一个名校毕业的心理学领域的专家,游历过全国各名山大川,后来看破红尘隐居丽江。可是蚂蚱的记忆力真好啊,他记得青海湖有多深,记得丽江有多少人口,记得从王府井到三里屯怎么走。靠了这个,蚂蚱好像没愁过午饭和晚饭。

    丽江真是个养人的地方。玉龙雪山雪水融化,流入大研古城里的青石河槽,养得活红色的锦鲤,和酒吧、卖唱歌手一起,给游客的小感伤、小艳情烘托助兴。丽江坝子2000多米的海拔,不高不低,西北的玉龙雪山挡住了寒风,东南与开阔的平坝相联,阳光充足,气候温爽。丽江最近流行雪桃,山东、安徽等地普通的冬桃,到了丽江,和雪山上生长的本地毛桃嫁接,竟然个子都大了起来,一个一斤多重,能卖到100元。

    物产来得容易,人的性情也就闲逸起来。古书上说,“云南诸土官,知诗书,好守礼仪。” 木氏土司在木府门口第一座牌坊上刻了“天雨流芳”四字,据说是纳西语“读书去吧”的意思。可读书的应该只是男子吧,纳西的女人们都在忙,白俄顾彼得在他写的《被遗忘的王国》里说:“没有妇女的干预和帮助,在丽江什么也不能获得或什么也买不到。”

    丽江是茶马古道滇藏线的重要枢纽和中转站。明清以来,马帮携带着普洱茶,经过大理,在丽江休整;然后去往中甸、德钦,到西藏邦达,察隅或昌都,工布江达到达拉萨,再经江孜、亚东,分别到缅甸,尼泊尔和印度。四方街周边有六条花彩石街道,是旧时马帮从六个方向进入丽江的道路。丽江的纳西女人们熟练地掌握了做生意的技巧,连马帮,这个传统意义上男人的领域中,也在女子的掌握中。 抗日战争时期,纳西女子李镜海看准了滇缅公路被封锁,国外物资只有通过茶马古道运往国内的时期,组建起了自家的马帮,掌管200多匹马驮,以“元兴昌”商号总经理的身份成为名噪一时的大商家。

    顾彼得说:“男人享有特权,但是他们软弱,在经济生活中无足轻重。即使在体格上,他们也很少比得上他们结实的配偶。年轻时他们依赖母亲和姐妹,把时间花费在野餐、赌博和调情上。年老时他们呆在家里,照料小孩,与老朋友闲聊,抽鸦片烟。要是妻子停止找钱的话,他们会像雄蜂一样很快饿死的。”

           925  丽江-石鼓-中甸

    大概是畏惧报复,在称颂完纳西女子后,顾彼得又赶快抚慰了一下纳西男子:“赞扬纳西族妇女体格健壮精于商业时,我并不暗示纳西族男子是懒汉懦夫。”

    事实上,或许是人生的意义更单纯,从最古老的时代以来,纳西男子的确以忠诚勇敢称著,纳西族士兵组成的小分队一直是滇军的主力,正是由于有纳西族部队的参战,台儿庄战役才打败了日军。纳西的女子们在城里做生意,她们的男人们很多都成为马锅头,绕过玉龙雪山,赶着马帮走向遥远的缅甸、尼泊尔和印度,被称为“藏客”。

    香格里拉,是藏客过金沙江后的第一个目标。跨入金沙江北岸,就进入传统意义上的藏区。香格里拉海拔3300米,从丽江到这里,170多公里路,海拔的升高缓慢,但风光已经迥异。

    丽江西北的石鼓镇,海拔不过1850米,金沙江从青藏高原由北向南奔流而下,到了石鼓,N形大转弯,掉头北上又东去。东去的金沙江,穿过哈巴雪山和玉龙雪山,形成大峡谷,峡谷中最窄的地方就是著名的虎跳峡。在纳西语里,石鼓的长江第一湾被称为“剌巴”,意为虎啸处或虎族之花。而虎跳峡的得名,是相传老虎可以蹬踩江中的一块巨石,跳过金沙江。虎跳峡水流湍急,作家张曼菱的《云》里写:“在大云江的尽头,数百米宽的江面陡然收缩成十来米的激流”。

    虎跳峡江面与峰顶最大落差达到3000米,沿江的山路边,有一座小小的"长江第一漂纪念馆",已经非常破旧。纪念馆纪念的是80年代第一位漂流长江并牺牲在金沙江上的尧茂书。如今,已经很少人有人记得这个名字,但是虎跳峡已经成为所谓的“驴友”们最喜欢的徒步旅游路线和漂流路线。

    从虎跳峡开始,214国道与金沙江并行前进;过虎跳峡镇,沿小中甸河逆流前进,海拔上3000米后,眼前出现了鲜红的狼毒花和草甸,山下分布的阔叶树木在这里转为针叶林,它们标志着我们开始真正进入高原。

    一本《消失的地平线》,就让中甸变成了香格里拉。藏民们4年前还将这里称呼为中甸,现在已经非常自然地称之为香格里拉,让怀念4年前中甸的老江很是怅惘。

    比起丽江,香格里拉还是淳朴的。到达的晚上正是中秋节的夜里,街头小店里,藏族大婶们正聚在一起跳弦子舞,我们这些外来者也被拉去加入起舞的行列,跳得顺手顺脚;白族姑娘摆出水果和自制的月饼燃香拜月,见到我们这些人,也大方地分一块给我们吃。有些东西还没有消逝,但有些已经在消逝。西出丽江8公里,是拉市海。拉市海是片湿地,每年初冬,大批的野生水禽沿着南北走向横断山间河谷,从寒冷的青藏高原繁殖地迁徙到这里过冬。来年3月,鸟儿们又飞回北方的繁殖地。拉市海中有一种植物,当地人叫做“砍白”。“砍白”其实就是海菜花,它对水质污染非常敏感,当地人说,从前,昆明的滇池、石屏的异龙湖和玉溪杞麓湖里都能找到“砍白”,但现在这些湖泊里的“砍白”都灭绝了。

    沿着拉市海有许多小村落,他们根据在海边的位置而把自己称呼为“海南”、“海北”,藏人牧民逐水草而居,“海子”就是他们的家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谢晋说 2008-10-26
    锦簇花团 2007-10-26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