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6

    茶马古道日记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0483452.html

           926  香格里拉—奔子栏—德钦—梅里雪山

    过了香格里拉,就开始翻山。

    从香格里拉到尼西,一路上升。尼西的公路海拔超过了3600米,几乎和拉萨一样高。大家笑说:“到拉萨了。”过了尼西,公路一路向下,直冲海拔只有2000米的金沙江边的奔子栏,落差达到1600多米。金沙江到了奔子栏,沿尖锥形的铁牛山转了一个“U”形大弯。214国道悬挂江边,开始一路向上翻越海拔4210米的白茫雪山垭口,之后继续向下行到海拔3200米的德钦升平镇,又继续上行,一直到达海拔6740米的梅里雪山下。

    这一路,衣服穿了又脱,脱了又穿。不过半天功夫,过尼西时穿着冲锋衣和加厚内衣的队友们,到了江边的奔子栏,竟然都脱了上衣躺在路边晒起了日光浴。奔子栏在金沙江的西岸,江边的山壁上,生长着许多结了红色果子的仙人掌,木霁弘说,这是因为金沙江边已经是干热的河谷气候。

    云南有句话叫“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气候的变化,在这里只不过是一瞬间,从明永冰川的名字就看得出来。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海拔6740米,是云南第一高峰,峰下冰川遍布,明永是其中一座。当地藏人把明永冰川称呼为“明永恰”,“恰”是冰川水融化的意思,“明永”的意思是火盆,是说山下的村落气候暖和。

    明永冰川的上沿在海拔5500米,最下缘却是海拔2650米的森林。也因为如此,明永冰川路段成为最容易出现塌方的路段之一。每当气温转暖,冰川受热融化,冰体崩塌,携带沙石,冲毁明永公路。6月中旬,领队老江曾经带一支探路小队在此探路,遭遇塌方,被阻隔了21小时后才冲出塌方地带。当地的老乡很安详地对他们说:“一天就能出来,运气不错啊。”之后,在下一站可以上网的时候,他们查阅了不同版本的谷歌地图,发现那一带始终呈现出500米左右的白色浪花。

    于是,我们放弃了攀登明永冰川,渡澜沧江到对岸的葡萄园,品尝当地自酿的法国葡萄酒。

    是的,葡萄酒。澜沧江西岸的茨中乡普遍种植一种叫做“玫瑰蜜”的法国葡萄,那里还有一座天主教堂。刘文增,生活在茨中村的纳西老人,从他的父辈开始,就是教堂忠实的教民,他本人也是在茨中教堂接受的洗礼。他相信这里的葡萄是19世纪中末叶来到这里传教的传教士带来的,他们来带来了酿制葡萄酒的技艺,他甚至还记得小时候在教父身边酿制葡萄酒时的欢乐情景。传教士们早已病死在澜沧江峡谷的艰险和坎坷的途中,但葡萄园和葡萄酒都留了下来。茨中附近是数百里的沙石土壤,日照强烈,适合葡萄生长,佛塔藏房就这样被葡萄藤掩映。

     927   德钦—得荣—金沙江大桥—竹芭笼

    葡萄园到了山背后就了无踪迹。山背后就是四川。

    德钦和得荣,在地图上的直线距离,其实并不远,是一座山的两面,但德钦临着的,是澜沧江,得荣临着的,是金沙江。从德钦到得荣,整整在山水间绕行了6个小时。

    我们已经进入了横断山脉三江并流的腹地。

    据说,三江并流的地貌,是20世纪80年代才被发现的。一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员在一张卫星遥感地图上惊异地发现在地球位于东经98°—100°30′,北纬25°30′—29°的地区并行着三条奔腾的大江。这三条江,就是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三江在云南境内并行而流约一百七十余公里,独龙江、高黎贡山、怒江、澜沧江、云岭、金沙江在这170多公里内相同排列,其中怒江与澜沧江空中最短直线距离仅18.6公里,而澜沧江与金沙江最短直线距离仅66.3公里。

    如果在空中飞行俯瞰,或许会觉得胸襟壮阔。但在峡谷和江边穿行的当下,只是揪心。那位去明永村支教的诗人马骅,在给朋友的信中,对这一带路况曾有过描述:“有的路段全是山上滑下的碎石子,脚下一不小心就有掉到澜沧江漂至越南的危险”。“到夏天,雨季时,公路太容易塌方,不但麻烦,而且危险”。

    说是国道,走起来全是沙石路,道路狭窄,如果对面有车迎面开来,只能退后寻找较宽阔的地方错车。遇到了小小塌方,等重新上路,天已经擦黑,一直开到夜色里去。夜里行车,路上不断闪过牦牛群和牧牛人,那牦牛并不怕人,倒要不停闪烁车灯哄它们过去。很多牧牛人就在路边山坳里里歇下,牛群静卧山坳,一片祥和。

    一路上,江水就在身旁奔腾呼啸,山崖几近垂直,冲出去便是万劫不复。我们的车是辆丰田陆地巡洋舰,电脑控制调整四个轮子的动力平衡。山路崎岖,有时候调整过程中,车身一颤,我们便在心中祈祷不要成为马骅。

    马骅的生命,最后还是被澜沧江卷走。他乘坐的吉普车就是在这样的路上冲入了江水。当地人在下游守候几天几夜,也没有找到尸体,当地人说,他变成了神圣的白马。事实上,三江并流地区江水奔腾,尸体有可能被冲刷不见。路上也曾见到江心中露出东风大卡车的残骸,被冲得只剩下铁皮壳子。

    据说三江并流地区占我国国土面积不到 0.4% ,却拥有全国 20% 以上的高等植物和全国 25% 的动物种数。目前依然栖息着的滇金丝猴、羚羊、雪豹、孟加拉虎、黑颈鹤和著名的秃杉、桫楞、红豆杉没看到,但下午行车时,眼前曾掠过色彩艳丽的锦鸡,令人惊艳。

    过横卧在江上的金沙江大桥时,所有的人不禁欢呼了一声,大桥的一头指向去往成都,一头指向去往拉萨。更重要的是,过桥就是竹芭笼,这里的温泉非常有名。

    如果,从德钦继续沿着214国道前行,就会到达茶马古道上马帮必到的上下盐井。盐井因物产得名,澜沧江边只有这块土地能打出卤水井,村民们在江岸上建起层层叠叠的盐田;每年3月到6月是澜沧江的枯水季节,阳光充足,有大风,正好晒盐。为了争夺块地方,吐蕃和纳西、南诏连年征战。下盐井是一个纳西族民族乡,他们穿的是藏装,说的是藏话,吃的是酥油茶和糌粑,但是他们的祖先都是当年随云南丽江纳西族木天王征战的部下和子民,他们还占据着当年争夺下的盐井,继续从事着传统的藏盐生产,上年岁的人还懂纳西话。

     928  芒康—左贡—田妥—邦达 

    大山,大山,又是在茫茫大山里穿行的一天。

    从竹芭笼到芒康的70公里土路,有个学名叫“漕沟状地质破碎路段”。依然在横段山脉三山三江地带的腹地穿行,一路伴着落差极大的江水不断上升,看到芒康县城时,心都凉了一半——这是进入西藏境内的第一个县城,说是县城,但和内地的一个村镇也差不多。两条街道交叉成十字,所有的建筑都在道路两旁了。

    芒康到左贡,是滇藏线上自驾车最刺激的一段,158公里的路程,要翻越3座大山。海拔近4000米的芒康郊外,还是一派高原农田的景象,丘陵地势起伏平缓,农人们把青稞挑在架上晾晒;逐渐转为高原草甸,树木低矮,大多孤零零地站在丘陵顶上。不知不觉,已经翻过了海拔4380米的拉乌山口。过山口后一路下降,过卡均湿地后又到澜沧江边,道路如丝线般在山谷里折行,逐渐攀上山谷高处。这一路上植被稀少,江水浑浊,峡谷深邃,也有自驾车的人觉得这是最难走的路段,因为山壁陡峭,路面又窄,下面就是万丈深谷。

    道路在山上盘了无数折,到了3900米的脚巴山口。从脚巴山口到5100米的东达山口之间,并没有明显下降,60公里几乎都在上坡,路旁已是高原牧场的风光。到了东达山顶,草几乎完全消失,只有深色的岩石沙砾和密密匝匝的经幡。太阳灼伤了露在外面的皮肤,风力却强劲得让人无法抵挡,队里所有的女子都用围巾把头脸包了起来。这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些许的呼吸困难,头开始疼。在这个高度,每吸一口气,获得的氧气只是平原地区的一半。然而,在山顶,依然遇到了一位骑自行车上西藏的法国青年。

    过了山口就是下坡,依然是盘山路,每一段直路后就是360度的大转弯。走出十几公里后,坡路才开始缓和,山岩上先是出现了暗色的苔癣,慢慢转化为草甸,又出现了河流和花朵,藏民的房屋。到达左贡后,河流宽阔,两岸出现了大片的四方农田,我们进入了玉曲河谷。

    左贡的意思,是犏牛背。犏牛是牦牛和黄牛的混血儿,它力气大,又适应高原气候。玉曲河谷里不但看得到犏牛群,还看得到马群,它们垂着首在河谷边吃草,夕阳光照中,像音符一样。

    田妥是玉曲河谷里的重镇。也许是因为玉曲河谷气候湿润,物产富饶,这里以出产美女著称。可惜一路上睁大眼睛打量每一个迎面而来的姑娘,并没有发现姿色特别出众的,也许她们都已经嫁了出去。木霁弘说,80年代末,他在这里探察茶马古道时,拍下过一位美丽的姑娘,结果下次再来,那姑娘已经因为他的照片出了名,嫁到了印度去。

    出玉曲河谷,一路继续沿山势攀升,在沙石路上颠簸了数个小时,目睹一起车祸现场后,翻过一座不知名的山口,深夜9点,到达了著名的小镇邦达。

    邦达属于昌都地区,是一片大草坝。邦达大草原究竟有多大,谁也说不上来,因为它地跨五六个县,很多地方根本就没有人烟。据说几十年前,草原上唯一的热气就是赶马人呼出的热气,马帮们只是把它叫做500里长草坝。90年代,这里修建了中国海拔最高的机场,邦达机场。

    邦达小镇小到连弹丸之地都不足以形容,一个兵站,一个油站,几个小旅店。邦达是个三岔口,从芒康来的公路在这里分开两个方向,一条向北,指向昌都,过去的马帮从这里经过昌度地区到丁青、巴青、那曲、当雄到拉萨,气候干燥;一条向南,指向八宿、然乌、波密、经八一到拉萨,气候湿润。不能走错,走错之后,只能回头返回这里。

    在邦达镇上唯一的青年旅馆,路上所见的其它旅行者都汇集在了这里,队友们到这里开始乖乖吸氧,因为不知道明天还要走多久。这里是进藏路上的龙门客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谢晋说 2008-10-26
    锦簇花团 2007-10-26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