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6

    茶马古道日记 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0483454.html

    929-930 邦达-洛隆-边坝

    出了邦达草原向南,再次重演从海拔4600米的山口直插海拔2700米的河谷,直线距离不到10公里,这次伴随道路的是怒江。一路上山路出奇地曲折,33公里的山路转了近50个掉头弯和无数个小弯,被称为“九十九道拐”。植被茂密,从针叶林、阔叶林到灌木丛和次生林垂直分布,却给行车造成了困难,由于看不见对面拐来的车,有好几次都差点上演撞车事件。

    望着下面无穷无尽的拐,领队老江都颓了:“里面的人要出来得下多大的决心啊”。

    河谷的低处,两岸两山夹峙,只露出头顶一线蓝天,林木高大葱茂,靠近山脚处却是一片砍伐后的小木桩子,再前往几公里,车忽然停在路边,只听见轰隆隆的声音,一批原木从前方的山崖下滚下来。

    路边站着几个人,有人藏民装束,有人却一望而知是外来人。他们把木材从山上滚到路边,再推到河里,利用河流将木头运出去。他们中在中途兵站停留时,小警官说,这一带木材的情况,经常发生。也许,那些人就是盗木人。

    走出河谷,我们没有走传统意义上的川藏南线,而是走了省道303去往洛隆和边坝。说是省道,其实就是条土路。这条线处于川藏南线和北线之间,原本是茶马古道的官道,马帮经洛隆、边坝,到嘉黎、工布江达,一直到拉萨。但是这条路山路险峻,南北线通车以后,就荒落下来。以至于洛隆、边坝成为西藏最寂寞的地方之一。

    历史上,洛隆宗和边坝宗却是昌都进入拉萨的交通要道,康藏两地交界之处。在解放西藏的昌都战役中,阿沛阿旺晋美的藏军部队就是在逃往洛隆宗的途中投降的,后来,也是通过这条线路,阿沛阿旺晋美给解放军运输粮草。

    从踏入省道303开始,再也没有旅游者和我们同行了。一路所见都是本地藏民和犏牛、狐狸、旱獭。走到深夜时,前方的犏牛缓缓回首,一张骷髅脸像是神机启示。这一路上,连卫星定位仪也做不得准,它显示的道路,很可能只是计划中,甚至理论上应该有的道路。

    到达边坝,是深夜12点了。所有的人却都很兴奋,因为打破了路上藏民所说我们不可能在一天内从邦达到达边坝的预言。这说明,我们开车的速度,已经比得上藏民了。

    边坝在藏语里的意思是“光辉,吉祥”。这里依然属于三江流域的高山深谷的地貌,但这三江已经转成了怒江、雅鲁藏布江和麦曲,东面是夏贡拉山,西面是怒贡拉山,两山海拔都在5000米以上。县城里只有一条公路通向外界。

    本来以为有了翻越东达拉山的经历,翻越夏贡拉山就不会那么困难。但事实上夏贡拉山比东达拉山的路要艰险许多,史书上称为“入藏第一险”。山体上遍布泥石流流下的痕迹,路面最窄处刚刚能容下越野车通过,并有深坑。每年都有无数车辆从这里翻落下去,有很多藏客的马匹也死在这里。然而当最终攀上垭口,看到积雪峰顶就在眼前时,兴奋淹没了一切。山的那边,就是那曲和拉萨了。

    藏北草原101日—102  边坝—比如—那曲—当雄—那木错—羊八井—拉萨

    秃鹫从路旁飞起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来到了藏北草原。

    从边坝到比如,是从三江地带的高山深谷一路攀升高原的路程,这条路基本上可以说没路。越野车四次穿过河流,翻过一座雪山,已经属于念青唐古拉山脉。山腰上一阵山雨,到雪山上就化为冰雪,道路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不时有雪兔从车前跑过。为了消除司机的紧张,所有不开车的人都唱歌给司机听,要知道此时已经是深夜两点。

    比如已经是典型的高原小城,比如的意思,就是“母牦牛角。”气候干燥,看不到什么植被,商店的货架上蒙着厚厚灰尘,店主不好意思地解释:这里风大。店主把所有讲普通话的人都称为“老师”,因为在这里讲普通话的只有一种人——支教的老师。

    这里盛行天葬,出城不远的如木寺内有骷髅墙。据说当地民众天葬后,要把头骨留下,砌在墙内,以便尽快转世。在《苍茫西藏》里写道:"天葬师阿旺丹增说:'把骷髅头留下来,砌成墙,无非是告诫活着的人,要多行善,少有俗念,无论什么人,死了不过如此。'"

    从比如开始,道路转为顺畅的柏油路,一路穿过那曲、当雄的开阔草原。不时有装扮得花花绿绿的大卡车迎面驶来,那是牧民。如今有钱的牧民,已经不是带着帐篷迁徙,而是把全家人装在大卡车里,看到好的地方,就停留下来。

     过那曲后,地势更加开阔,道路右旁出现了闪亮的铁轨,那就是青藏铁路。铁路穿越著名的当雄湿地,身侧是远处念青唐古拉山的雪峰,一路进入拉萨。

    我们,也终于到达拉萨了。

     

    (感谢《时尚旅游》主编廖敏女士,感谢领队《时尚旅游》摄影师江泳涛,感谢《四驱志》策划总监陈光伟,感谢我的队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监制方军、云南卫视编导冯晓华、徐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谢晋说 2008-10-26
    锦簇花团 2007-10-26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你都替舅舅谢过了,舅舅就不用再谢了。我们还是7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