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5

    我们还剩下多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0642295.html

    下午的活动上,有个游戏,不许看画面,只能听声音,判断是哪部电影.

    总是在台词刚一出来的时候,我就举了手.其实,如果他问得更多,我还可以说出,演员是谁,是剧中哪一段,下面他会说什么.

    我太熟悉他们的声音,仿佛他们是我的亲人.事实上,也的确是,我看他们的各种形象的时间,观察他们的时间,专心揣摩怎样和他们交谈,要采取什么方式,问什么问题的时间,就是我全部的时间.

    我在他们身上用的心,超过了对我的亲人,超过了对我自己.

    所以,我能立刻说出电影的哪一段有问题,为什么有问题.是台词的问题还是演员的问题,还是灯光摄影美术的问题,却无法说出,当事情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时,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从西藏回来以后,基本没怎么工作,我一直在想,我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色,戒》里,王佳芝说,她觉得,自己剩下的越来越少.

    王佳芝是最幼稚最不专业的特务,幼稚到竟然会放跑自己的敌人.可是剧中交代,前面派去的专业女特务都失败了___易先生比她们更专业,专业到只吃饵,不上钩.

    只有王佳芝走到了最后,她的成功秘诀只有一条___她只当自己是麦太太,从未想过自己是王佳芝.

    斯氏表演体系里非常重要的一条:要有信念感.所谓信念感,其实就是,你相信这个角色就是你自己,或者说,自己就是这个角色.

    赵丹说过:好演员是一滴水,能随时反射出角色的颜色.其实说白了,就是,好演员根本没有自我,只有角色.

    《霸王别姬》里说的,不疯魔,不成活. 所以真正的好演员,在现实中都很悲惨,无论王佳芝,还是赵丹.

    王佳芝最终,也只能放弃王佳芝,成就麦太太.

    我们又何尝不是王佳芝. 我不记得母亲的生日,却记得许多采访对象的星座;我可以随便讲出许多采访对象谈过几次恋爱,却跟本讲不清父母亲的故事,尤其是我出生前他们的故事. 他们拿去面对世界的一面是怎样的,我茫然无所知.

    他们是我的来处和土壤,我却一直视为理所当然,漠视且忽视.

    我把自己当作谁,我在演谁,我自己,又是谁.

    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

    说点玄的吧,从很小的时候起,我总觉得我能清醒地意识到所谓的躯壳的存在.我觉得"我"是躲在躯壳里面的,但是这个"我"跟躯壳的联系非常紧密.

    恩,能说这个说明我很闲.因为面对具体事物时,要去具体解决事物,应对情况的时候,这种意识就消失了.

    我是相信人生如戏的人,只是演员会知何时终场,我们不知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这篇写得好泼辣 干净,却有点沧凉
  • 虽然只有几面之缘,觉得你是个表面小女孩,心里却想了好多事,承载了好多事.希望你能快乐起来.
  • 同意一楼的,最容易伤害的也是最亲近的人,似乎亲近得如空气一般可以无视存在了。
  • 你老是想这些形而上的问题啊!
    其实身边最亲的人总是最容易被我们忽视的人,因为他们已经亲到我们觉得不需要靠那些外在的东西去维系了。不过偶尔让他们变成什么新认识的朋友还是蛮好的。人总是对新人比较好噢,好像?
  • 所以,Meryl Streep是best actress alive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