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15

    议论文——写于日本地震与盈江地震并发之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09024373.html

          "还是这样容易多了__坐在椅上,远离灾厄,宣称自己高人一等。事实上,在讨论战地摄影这门职业时,总是不断有人把见证兵灾的努力嘲讽为'战祸旅游'。" 今天发生的'记者该不该去灾难前线'的讨论并不鲜见, 早在08年四川地震时候,嘲讽去前线的记者"浪费资源"'添乱"的论调就早有发生。
         不能否认,在突发性新闻采访现场,尤其是灾难现场,的确有记者“添乱”的有事件发生。然而,当我们在讨论这样的事件时,是否可以先把目光从一个人,一张图片上移开。更深入地思考如下几个问题:第一,这样的事件,概率有多少?我们是否应该因为个别人和个别事,就否定媒体恪尽自己的职责,向受众传达一手消息,发出自己声音,表达自己视角的努力?第二,所谓的“添乱”是否只是表象,除了抱怨甚至谴责当事记者‘缺乏职业素养’的时候,是否也和当时环境,当局调控失当有关(这点在08地震中尤为明显)?第三,在同情被拍摄,被采访的对象时,是否曾想到,除了要承担发回能吸引读者与受众视角的报道之外,现场记者要经受和承受的苦痛,他们在灾难中丧失生命的机会,也并不比采访对象要少,要轻。
         新闻理念层面的思考与新闻操作的行动,两者之间本可以并行不殆,相互补充.后退数步思考,本身并无过错.然而,要警惕的是都会世界在消费这些新闻,习惯于将灾难报道视为消费对象和展览物,却将自己的情感安全地置于事外的"局外人",他们早已深受市民文化和消费文化的调教,习惯于以一种犬儒主义的目光,去打量,去怀疑奔赴现场的人的诚恳性.或许完全不能排除"虚荣心"在某些媒体,某些媒体人采取行动的原始动机中所起到的作用.然而,既然我们习惯了相信"犬儒",又为什么不能像相信"犬儒"那样,去相信,灾难现场的人与事,对在现场的人的触动和洗涤的作用?人性的阴暗一面永远存在,然而,在某些特定时刻,在发表某些引人注目的言论,以保持自己"高人一等"的良好自我感觉之前,或许我们不妨先把自己放在一个血肉之躯的立场上,暂时去理解一下和体谅一下那些"见证者"的处境和苦痛。

         苏珊.桑塔格曾说:"我们真的无法想像身历战火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无法想像战灾有多么怕人,又怎样可以习以为常.......这是穿越战火,身畔不远的人横遭不测,他们却侥幸逃过厄运的每个士兵,每名记者,每位支援人士及独立观察者,永远挥之不去的持续感受.而他们是对的!"
                                                                                ——2011年,写于日本地震与盈江地震并发之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