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3

    好的艺术是站在其它好艺术的肩膀上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1426958.html

         似乎很难给《大将军寇流兰》打分.大导还是一贯地有勇气,痛仰和窒息能站在人艺的舞台上已经很能说明态度__虽然在这样的大舞台上,他们甩头发等常用的POSE看上去是那样小儿科,可怜的主唱在大台子上仓皇到完全不知道步子应该往哪儿迈,被人艺的庄严气场压得像个瘪三。

          为什么要用这两支三流乐队呢?虽然或许在国内算得上一流?同样的问题发生在演员身上,即使身着厚重质地的服装也撑不起莎剧的大悲伤,解构版的也不行。想起那年在这里演出的爱尔兰版的《等待戈多》和安美尔剧团的《安魂曲》,那老演员一出来,台下便不自觉地鸦雀无声,他们身上仿佛带着一种光。在这个戏里,濮存昕本来是可以成为那个带着光的人的,可惜,他偏偏被安排拿着话筒像个落伍歌星一样声嘶力竭,大大输给了反派一号。那男人的暗黑破坏神的范儿真正啊,衣服也好看,有一种邪恶的性感。如果男演员不能让女观众觉得有诱惑力,那女观众为什么要买票去看他呢?

         如果把乐队换成BON JOVI和林肯公园,再把演员全部换掉试试看?我相信那会是完全不一样的气场,反戏要正做才有力量,反戏还反着来,就成了没心没肺的小玩闹. 其中的区别,就是爱尔兰版《等待戈多》和孟京辉版《等待戈多》的区别.

         记得当年张扬做《昨天》,原本配乐用的都是甲壳虫的歌曲,但因为版权费太贵,改成了黑豹和唐朝,虽然也还行,但还是差了味道. 一个环境里,如果别的艺术门类发展都很二的话, 那个人再怎么有想法也只能做得差不多二.就像《集结号》如果不用韩国人的班底就做不出现在的效果,陈可辛如果没有香港和美国的工业背景也做不出《投名状》一样.  艺术,也是门工业.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看之前我很期待能够见识到人艺的创新是如何的令人耳目一新,看了后,倒是替人艺担心起他们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了....呵呵.
  • 当初看了《大将军寇流兰》,还觉得挺不错的。
    不只“好的艺术是站在其它好艺术的肩膀上”,我想观众也得站在其它好艺术的肩膀上才能看出好来。
  • 很多的本土创作在看的时候,总觉得差那么一口气,可能再往前一点就好了,偏偏就在不尴不尬的地方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