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5

    电影往事 (谢绝转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5006240.html

     

     节前到天津探《南京!南京!》的班,忽然发现,7年过去了.

     事关私人,谢绝转载.

     

    我相信在陆川的生命经验里,一定有些特别严酷的东西让他不能忘怀。我们曾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叫做王葳,他也是我人生的第一个稿件编辑。王葳写过一篇关于陆川的文章,文章里提到的一个场景令人印象深刻:许多年前,陆川还是南京某军事院校的学生,他和他的同学在戒律森严的学院里上演先锋戏剧,散戏后,他们兴奋地将十字架抬到操场上,点起大火将之焚烧。

    在那之前,陆川曾经给我讲述过他在军校里经受过的严酷教育,他的同学中,有人因承受不住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卧轨自杀,火车开过,鲜活的肉体化做血肉模糊的肉块,和市场上悬挂出售的那些动物尸块并无二致。

    那一夜操场上的焚烧里,我嗅到了压抑和释放,青春与死亡共舞的狂欢味道。我相信王葳也嗅到了。

    那时的陆川刚刚拍完《寻枪》;《寻枪》在大学生电影节上得了奖,陆川在上台的那一刻,哭了。那时期,他曾给我写过一封邮件,邮件的意思大致是,《寻枪》让他长大了,而成人的意义在于终于有力量来改造这个世界。众所周知,《寻枪》的拍摄过程,是陆川和姜文互相较劲的过程,两个荷尔蒙分泌都很旺盛的雄性相遇,不较劲才奇怪。尽管很多年后,陆川说他终于理解了姜文;然而在当时,陆川一定觉得自己是被压抑的那方,《寻枪》前后是陆川最愿意对媒体述说的时期,因为他觉得,很多话,在《寻枪》里,都没说痛快。

    王葳是个和陆川非常不一样的年轻人,他长得面善,从不和人争辩,爱妻子,爱家,在政府机关工作,并且工作努力,是我们这个社会最主流的好年轻人。有一天他终于辞职,决心投身电影业,然而不久后的一天,我们却都接到一个来自医院的电话:王葳去世了,朋友们快到医院去看他最后一眼。

    那是在任何人生命中都非常平凡的一天,天气正常,有着正常的黄昏。王葳骑自行车下班回家,迎面来了一辆自行车与他相撞,王葳被撞倒了,倒下时头碰到了马路牙子,当场昏迷,从此再没有醒来。

    我们赶到医院时,已经见不到人。王葳的妻子坐在一棵树下,很多人都围着她;我去看她,她的脸已经哭得走了形,看到我过来却在对我笑;她笑起来一向很美,可是那天那笑容却让我整个人都凉了。王葳的妻子那天坚持要医生帮她取王葳的精子,她要给王葳生个孩子,让孩子长大以后拍电影。

    那天太阳照常落下,没有飞雪也没有下雨,自然根本懒得动容。我们往往以为普通人的生活如同一潭静水,然而那些最残酷的时刻,往往发生在静水深流之中。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好书已经结婚了⋯⋯
  • 所以说,生和死其实有时候都是水到渠成,这个世间不会为了你而改变任何.
    年前也生了一场大病,作了手术,现在休养得总算活了过来,觉得整个人生都不一样了.当身体不是自己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最该珍惜的是什么.
    我也正在天津,祝你春节快乐:)
  • 成人的意义在于终于有力量来改造这个世界。

    原来这句话是他对你说的。(博客曾提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