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06

    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思考(已约给周末画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5017385.html

    “南京大屠杀”事件过去70年,国内1982年才开始搜集幸存者的证言和口述。至今,日本方面依然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这当然和右翼分子刻意蒙蔽事实欺骗国内人民有关,但另一方面,也和国内历史研究者本身在对事实的挖掘和宣传方面的不足不无关系。

    2007年,美国在线投资拍摄的纪录片《南京》在全球放映,导演是曾以《双子塔》获得过奥斯卡纪录片小金人的比尔·古登塔格。他的创作灵感来自美国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同年,由香港大地娱乐和加拿大史实维会共同投资的纪录片《张纯如》拍摄完成并上映。张纯如在对南京大屠杀的研究中发现了拉贝日记和魏特琳日记。目前,几乎西方所有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电影,灵感和创作来源都是这三本书。

    张纯如是华裔,这是中国人的荣耀,但同时也是中国人的悲哀。曾经接触过加拿大史维会的会长,问他为什么张纯如的这本书在西方如此轰动。他说,其中一个原因是,张纯如是美国人,她拿英文写作,西方人认为她的立场更客观;而受冷战思维的影响,大多数西方人会认为中国人的叙述缺乏客观,是政治宣传。

    2007年春天,我去荷兰。《安妮日记》的作者,小姑娘安妮二战时的藏身所就在阿姆斯特丹西运河岸上,教堂的旁边。房间里没有任何控诉纳粹“狼心狗肺”的语句,只是朴素地陈列着那个年代犹太人生活中要用到一些东西,比如,臂上的黄色五角星。房间里没什么家具,说明书告诉游客,在安妮一家被德国人带走后,家具也被运走。墙上有明星剪报;说明书里说,那时候,安妮一家不能出去,安妮只能靠好心人偷偷带给她的明星画报打发闲暇。站在安妮家的浴室里,还能听见滴答的水声,忽然就红了眼圈——在这里度过最后时光的那条生命,是个人,曾经和我一样喜欢看电影、会呼吸的人。

    小姑娘安妮的铜像也树在运河岸上,还有纳粹分子在铜像上涂字。我不是犹太人,可我在那一刻依然会感到恐惧。犹太人已经成功地把他们民族的苦难上升到了让全人类感同身受的高度;《辛德勒的名单》更加让人相信,纳粹分子(不一定是德国人)是人类公敌。而反观南京大屠杀,中国人对史实的纪录和宣传依然停留在控诉和悲伤的层面。我们总是在南京大屠杀的数字上反复纠缠,却找不出一个小姑娘安妮的故事。 展示数字和暴行能引起震惊,却无法让人思考和尊敬。《辛德勒的名单》的结尾,一对对白发苍苍的犹太老人沉静地在纪念碑前放下一块块小石子,那时你会对这个经受过浩劫却依然保持生命力和威仪的民族肃然起敬。

    《南京!南京!》是否能成为中国人的民族史诗,某种程度上,是对陆川的考验,也是对我们民族艺术家文化素养和思想深度的考验。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恺蒂的《南非之南》说了好些南非的种族歧视的事件和后来曼德拉政府的“宽恕”行动,值得参照。
  • 有一部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叫<夜>,作者我竞然忘记了:)讲得也是自己亲身经历的犹太灾难的故事.看完之后如同纽约时报给的书评一样,觉得此书\"力道惊人\".
    南京这事件之所以让中国人慢慢淡忘,我想很大程度上在于我们的环境一直是要提醒我们关乎于它的苦难以及日本的罪恶.却忘记了很多事情是必须原谅,只是不能被遗忘而已.
    可笑的是,在中国好像慢慢地它就快被遗忘了.
    去年南京公映的时候我去看,暑期档,南京的厅里只有5个人在看.其他的,都去看那些不能说的秘密与哈利波特还有天堂口了.
  • 缺少个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