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8

    遇见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58379347.html

    他们在客栈的顶楼相遇。

    他吹箫给她听。箫声沉郁。

    那时她问:“你的箫声,为何如此低沉,似有很多无法宣之于口的痛。”

    “箫的声音,本来就是低沉的。”他回答。

    后来他们便离开了彼此。

    有时她想念他,便会给他电话。知道他不会接自己的手机,便不时地更换号码。偶而是办公室的,偶尔在家中,也有时,只是在路边,只是因为下了一场小雨。

    他听到她的声音,总有些愣怔,有些意外,但随即,便笃定。

    他以为他吃定了她,她猜。

    他不是普通的男子。二十余年红尘,几起几落,苍茫风尘早已写在他的面容之上。她的疼痛辗转,他视之不见。她的的挣扎反抗,却总被他轻轻制服。

    聪明人的恋爱,总是三言两语就谈完了的。甚至,不需要近身肉搏过招。

    有一天她电话他,听到电话那端飘出隐约的乐曲片断。他轻轻吟唱给她听。

    后来她在某个盛大场合,听到那段乐声,不由落泪。

    他从不知道,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她买了多少细碎的小东西,留着,留着。只是因为,看到的时候,她会想:“这个适合他。”

    他甚至从没对她说过:我爱你。

    可她对这一点,却是从来未曾质疑的。

    她几乎,就快为了他,做一个愚钝的,俗气的,温暖的妇女。

    在某个时刻,她曾是愿意的。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