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09

    随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6705398.html

        《卡廷惨案》在碟机上的效果不如在URANIA巨大的银幕上让我震撼.我看电影总是喜欢坐在前排,巨大银幕包裹着我,我觉得自己无比渺小,就像在神面前,它说什么我都只有点头的份儿. 这就是电影院和剧院存在的价值,仪式感是不能被其它形式代替的.

          碟机和电视构筑的小型神坛适合温情脉脉的小神灵,做点祈求爱情或者孩子的小法事. 然而降龙十八掌余风仍在. 80多岁老人对人生和历史的那种洞见,以及题材本身带来的沉重感, 依然让歪在沙发上的人不由自主正起身来.

         其实对于习惯《低俗小说》和《罗拉快跑>之后的电影的现代青年来说,《卡廷惨案》一招一式,讲求套路和每一招威力的路子偏老.可老东西就是老东西,那种完整到纯粹的美学观念和价值观念,是后现代社会的新电影怎么也比不上的.

          电影的完整性,无非来自美学观念和价值观念的完整,而美学观念和价值观念能够统一,才是大的完整.

         我总觉得中国电影的问题,就在这个完整性上.好容易故事讲完整了,价值观念又出了问题;或者故事和价值观都没出问题,那画面又让你觉得难受. 《集结号》就电影本身的艺术造诣来讲,绝比不上《投名状》.可《投名状》想用西方以人为中心的油画式的现代美学观念去包装一个中国传统的小集体利益为重(所谓的义字当头)的黑帮故事,这里面要做的打通的功夫,可想有多难.

          看于坚的新书,他说中国人的价值观,归根到底是随便. 随便,便是随遇而安. 他真是敏锐. 随便的好处是中国人百无禁忌,遍地生根,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坏处是,一定要中国人拿出一套固定的,仪式感的东西,就犯了难.中国人的艺术,都是和生活结合在一起的,庙会上什么艺术形式都有,人欣赏他们也不是正襟危坐,而是吃着逛着,看到哪里算哪里,中国人的书画,雕塑,音乐,都是给生活增添乐趣的,不是在庙堂上单拿出来供着的.西方人的艺术是用来祭祀的,是要正襟危坐抬头观看的.

         可怜那电影儿就是要正襟危坐抬头观看的. 还是李安说的好,现代化就是西化. 怎么把两种东西拧在一块儿又不让人觉得是赝品,不是GDP能决定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国产电影里面我喜欢《霸王别姬》、《三峡好人》
  • 喜欢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