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25

    都是案内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7600628.html

         在咖啡店喝咖啡, 店员说,他们被那些新闻惊呆了! 他们以为那是在播电视剧呢.

         我担心的是,有一天,这样的画面会不会发生在北京.

         9.11当年发生的时候,我在宿舍,看到凤凰卫视播出画面时,目噔口呆,然后兴奋地冲出去对隔壁宿舍的人说,快看新闻,美国出事儿了.那时,大家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后来看到那些人肉炸弹,看到那些公车袭击事件,被血腥场面震惊之余,依然庆幸自己不在当场.但那一年坐飞机,在机场看到白衣的阿拉伯人,多少有些哆嗦,同时对自己说,不要紧,这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那一年坐车从喀什到塔什库尔干,车上几乎全是巴基斯坦人,但我一点都不害怕,因为知道两个国家关系友好.

         采访《南京》的导演时,他描述他拍南京大屠杀时的感觉时,说,设想你走在长安街上,忽然炸弹从天而临,一瞬间,所有的安宁,财富都变成了假象. 

         是的,我们也许也会遭遇那一刻.

         作为一个人,我坚决拥护自由,平等,人权;作为一个热爱不同文化的人,我坚决尊重各种独特灿烂的文明.但我害怕的是,有人利用这样美好的字句来挑动仇恨和对立,达到自己的目的. 我看了,比较了我所能接触到的一切传媒,看了很多BBS上的意见,中立和公正那么少,傲慢与偏见那么多. 这根本不是平等的传媒战,根本是宣传战.

         你们在场的,若谁认为自己没有罪,就可以用石头去打她.

         正义,多少罪名假汝而行.

         那些激进的年轻人说, 老人们告诫我们不要使用暴力,但我们不管,我们要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 他们渴望回到山那边,却忘记了,如果那个一直鼓动他们回到山那边的人真的为他考虑,早就可以把山这边的家归还给他们.

         某些人见不得穷人过年,大喜的日子,偏要挑唆他人上门添堵;而某些穷人愤怒之余,也忘了自我反省,把门关得更紧.我的小房子被换锁,我去报警,警官是老先生,头发都白了.他点点头说,凡事都是有因果的.

         儒家说,乡愿,德之贼也;佛教里,有菩萨低眉,也有金刚怒目. 但我真的不希望,某些事情以暴力开场,以对立结束.我想再一次见到无比硕大的北斗星的星光,想再次晒到那么灿烂的太阳.我想念酥油茶和吉日旅馆.

          不要以为我们都不会是案内人,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世界的一部分.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真是件艰难的事,信任也是,花几十年去建设,却一瞬间就可以被摧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汤唯原稿 2010-03-25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昨天看了追风筝的人,塔利班让卡布尔变成了人间地狱.有些边边角角的塔利班组织那种对话,能反映出那些类似领导人大概的逻辑.
    那种他们所信奉的那些规则只是一己之下的正确.暴力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用暴力去获得改变命运的方法,不是百姓的错.他们只是可怜地受人蛊惑成了别人达成政治目的的棋子.
    如同你所说的,最可怕的其实真不在此,而在于下一代.

    现在如同聋子,听不到那边的声音,前两天在网上看华尔街日报,所有的报道其实都是基于猜测.我突然就在想,如果国家放开报导,那么受到舆论压力的他们会不会有所收敛?而不是现在这样无所顾虑?

    PS:我总觉得前天在天通苑公车上遇到的那姑娘是你,但回来翻了一下你BLOG照片,还是不太像:)
    回复hanseya说:
    所有有关阿富汗的部分都是在咯什拍的
    2008-03-28 20:38:32
  • 当年看了<最后一趟航班>电影拍得很粗,像纪录片似的.但是自己以后坐飞机都会不由自主地害怕.
    好多时候,恐惧都是媒体宣传的结果.以往我们是受众,这次换了过来.
    前两天赶毕业论文,夜里1点看XZ卫视的新闻,到处都有浓烟和坐在地上手足无措受伤的人.却像是身不关已一样,只是震惊以及愤怒.并不难过.
    我们不在那儿,我们只能看到我们的正义以及规则.
    没去过那个纯洁的地方,恩.纯洁,希望它能永远纯洁.
    回复hanseya说:
    不管是谁的正义和规则,很多平民(无论藏汉)都是无辜的,那些牺牲的武警也是无辜的.我的在那里的朋友说,很多武警被下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他亲眼见到许多可怜武警的眼珠子都被打爆了. 他们也只是农家子弟.

    某位藏青会的领导人说, 不惜流血牺牲也要怎样怎样.是,流的不是他这样的贵族的血,牺牲的也不是他和他家人的姓名.

    那些暴乱的分子,很多人也是穷苦人,他们只是需要钱.

    暴力只能给双方都留下阴影. 我们以后再去那里, 还能安心地睡在陌生的藏族兄弟家里么? 而那里的新长大的藏族的孩子,会不会带着一颗仇恨的心看我们? 尤其是那些"暴乱分子"的孩子?

    多可怕的一颗种子.
    2008-03-26 12:0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