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3-30

    我们依然需要学习如何对待他人生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7928444.html

    没什么钱的纪录片,因此画面有些粗糙,但是很认真,看得出来,每分钱都花了了电影上.

    电影里的张纯如好脆弱,她哭泣,掉头发,白天采访,晚上做噩梦,梦见自己在大屠杀现场,身后是隆隆开来的日军坦克.比起电视上那个鲜亮强硬的"人权斗士",我更相信这才是她的真实状态.

    她采访菲律宾日军虐俘事件时说:

    "我看着那些资料,他们在述说,语言不同,细节不同,但故事是相同的."

    她说:"人类表面上看上去文明起来了,但依然很容易就被操控自相残杀."

    她说:"国际政治和金钱总是凌驾于人权之上,但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机会改变世界."

    电影的监制王裕佳医生,自1977年一直在为加拿大华人的权利奋斗. 他说:"我们依然需要学习如何对待他人的生命."

    我去看了大屠杀纪念馆, 真大,真豪华,是柏林那个纪念馆的3倍. 当然了,我们现在是"NEW MONEY"啊.

    我们也有一面哭墙,刻着受难者的名字,但只有3000多个.而我们宣布的人数是30万个啊. 剩下的29万七千人的姓名呢?他们的故事呢? 哪里去了?

    博物馆有一面高大的资料架,摆着受难者的案宗. 新闻上宣传说,每个游客都可以自由翻阅.我刚刚把手放上去,就有警卫上前阻止.我悄悄把手指从洞里伸进去.空的.

    有一处滴水声,说是每隔12秒,一滴水落下,南京大屠杀中就有一人死去. 我们的博物馆,就是这样对待那些死去的人么?

    我去采访某在这方面据称是权威的长官专家.问他数字问题,他居然说,数字没争议. 我提这个问题,我就是右翼.

    "那你告诉我,这个数字是怎么统计得来的."

    "我不知道."

    我几乎不敢相信,他居然说,他不知道,那个数字以五种语言刻在巨大的墙上,我们不知有多少国民被这个数字激发出本能仇恨,而他,这位专家,权威,长官,居然告诉我,他不知道!而我不过提了一个问题,他就把我划入了右翼.

    年复一年,他们对那些天真的孩子和年轻人进行教育时,难道他也说:我不知道,你质疑数字就是右翼!

    这就是每年花纳税人的钱养的专家?!

    蛀虫!

    如果我是外国记者,听到一个中国专家这样回答,会做何感想.一个我党的干部,我们的专家,认识问题的水平,还不如一个民间机构的华裔领导.

    偏见固然不对,但也要自己肯争气! 脸面是自己给的,不是求来的.

    有个汉学家,批评中国的作家懒,我觉得他批评得一点都没错. 欧洲许多人,都会讲双语,我们的作家,可有一个能流利地用英文跟人沟通的没有?  那位长官先生,既然如此仇恨右翼,您为什么不拿点时间出来学学日语,用日语流利地反击那些右翼呢?

    这个国家最重要的这些人,如此不思进取,又怎能怪别人看不起我们?

    默克尔面对国内工商界的反对时说,我才不会因为某些人要和中国做生意改变看法,我有权利按照国家利益来决定我见什么人,接待什么样的客人!

    国家利益! 我们的领导人,已经连这个词都不知道怎么运用了吧.

    加拿大政府说,面对更严重的问题时,和中国的贸易可以忽略不计.

    一个没人格,没文化的人,再有钱也不过是个暴发户.何况这钱是深圳那些女工断手断耳换来的,是民工流血流汗换来的. 是我们每个人拿低工资,高税率换来的. 我和一个阿富汗导演交流过,我的收入所得,和他是一样的.这个国家有最善良最勤快的国民,那些蛀虫却只知剥削,不知珍惜,一味地制造大国幻梦掩耳盗铃.

    "不知道",这就是我们国家掌握着最多权力和资源的人对历史,对国家,对自己所处位置的态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新加坡 2014-03-30
    等待夏天 2009-03-30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一个字顶!
  • 一个字顶!
  • 理由很简单,这位长官听到太多对数字的质疑了。但从没有听到国内有人质疑,所以怒了。
    你要调查这个数字,可以问很多机构,没必要找一个对这一数字极度敏感的人。他当然知道这数字从何而来。他就是不愿告诉你,你想怎样?
  • 谢谢阿!我也看了中国财经报道,呵呵 看到戎戎姐姐了 真高兴
  • 《中国财经报道》栏目
    好像
  • 什么栏目看到的?我也想看看?
  • 昨天在CCTV-2看到您了噢!哈哈
  • 到底是什么记录片?没片名,晕死
    回复pscj说:
    《张纯如》,呵呵.
    2008-04-05 20:34:58
  • 深,刻算不上。。
    质疑的东西多过于日常琐事,。 呼吁也罢,被人看来不过是让自己在现实面前不那麽的真实而已。。。 那些劳苦的人民,包括我们,又有几个是学习后,能够善待他人的呢。。。 那些掌权的人们呢,他们也很明白, 只是没有解决的办法而已。。换作我们掌权, 又会有多少的改变呢。。。。
  • 恩,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