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4

    《倭寇的踪迹》:不入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196149389.html

    /马戎戎

     

    一个年轻人杀了一只马蜂,却因为手中的那把倭刀而被当作“倭寇”,南京城里从此有了“倭寇进城”的谣言;并因此引起大乱,刀客却不知所踪;归隐山林的第一高手想下山夺回第一高手的位子,却因反应慢了半拍而意外身亡;大明末世的南京城里,冠盖们上演着各色喧嚣荒诞的闹剧,表面的强大掩饰不住内里的脆弱。一场血影刀光的闹剧之后,最终的幸运儿,却是因与府中丫鬟淫乱而被逐的小兵和城外彩船上无忧无虑,开心了就跳舞,将找到爱情视为一生中的头等大事的波希米亚异族女人。

    这是当代武侠作家徐皓峰2004年曾发表在《中华传奇》上的小说《大明末世南京城》。小说底色苍肃,是盛世行将没落,花叶飘零,礼崩乐坏,一切都在走向荒谬和崩颓的世间情境,作者则似乎看透世情,冷然讽世。

    7年之后,徐皓峰将《大明末世南京城》拍成了电影,这电影有个听起来像是悬疑片的名字《倭寇的踪迹》;而他本人,也因为他于2007年所出版的一本叫做《道士下山》的书,成为王家卫电影《一代宗师》的武术顾问和编剧。

    从娱乐业的角度,不能说《倭寇的踪迹》是一部能够讨好普罗大众的电影。这部色调灰蓝清冷的影片,犹如毕加索蓝色时期的作品,弥漫着一种文人特有的孤傲气息。然而,忍住被锦衣玉食惯坏的胃口,告诉自己的眼睛耐心地看下去,却会慢慢看出点意思来。

    那意思在于导演的“求实”和“认真”。一招一式莫不有出处。枪,鞭,刀,纸甲与铁甲的区别,俱能讲得头头是道。不用特技,不吊威亚,研究胡金铨多年的徐浩峰,接的是早期邵氏那一脉的地气。

    将小说与电影相比较,便看得出徐皓峰自文人转向导演的痕迹。南京城改成了“霜叶城”,历史的背景隐去,这电影便更像了一个成人童话,一个传奇。筑在文字之上的梦幻城堡改筑在了胶片上,改变的是载体,不变的是心中的江湖。

    他的江湖里,人并不因为有了武功而逍遥自由,甚至改变或拯救世界;相反那些身负绝技的人都孤绝落寞,内心凄苦熬煎不足为外人道。第一高手因家中少妻与侍卫的私情而归隐深山;只因为手中拿的是一把近似倭刀的武器,抗倭名将戚继光的部下,便被视为倭寇并以倭寇对待之;左偏使明明已经有了一套比铁甲更好的纸盔甲,却偏偏喜欢铁甲,一心想灭寇立功,好得到一套铁甲。绝世武功解决不了高手在现实中的尴尬处境,相反,正因为知道自己是绝世高手,这份自知,反而使他们比寻常凡夫更加难以安忍这尴尬,更难以从这尴尬中解脱。——比起我们习惯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传统侠客,这些人倒更像是从加缪的世界里走出来的。

    也许是做了编剧的缘故,相比小说,影片已经在叙事结构上做了很大努力,力图使之更加情节化。有几处改动是饶有兴味的:原作中,第一高手下山,遇到贫女,施舍银两,贫女以身相报。肉体上的刺激让高手感觉自己还年轻,兴兴头头下山去了。而在电影中,贫女欲以身相报,裘冬月却制住她,说:“我是第一高手,只想做件善事。” 他的高兴,是因为自己帮助了别人而高兴。

    亦不同于小说中给出的“年纪大了,为了害怕别人击败他而隐居的原因”。电影中为裘冬月的归隐给出了更为情感化的原因:他娶了少妻,却发现少妻早已与他人有染,那年轻人,还陪嫁了过来。他的归隐,先是伤心,后是理性的宽容,以及成全。

    这改动,是慈悲。

    如果说,《大明末世南京城》 是讽世,是叹息;《倭寇的踪迹》,则是岁月熬炼之后的理性超脱和心底温柔。老辈高手真正从心魔中解脱;后辈小子得到认可可以开宗立派。各得其所。

    很喜欢裘冬月和梁痕录对决的那一场,那几下兔起鹘落,见的是真功夫。犹记得《功夫》里的五郎八卦棍,真功夫在银幕上使将出来,那种人体的速度,和谐和韵律感发挥到极致的好看,是更近似于“舞”与“飞”的吊威亚效果绝不能比的。

    裘冬月最终找到了他的改娥,梁痕录与波希米亚女子共骑赴杭州。男人理想中的幸福归宿,果然还在女人身上。

    喜欢他选的景,黑瓦白墙下人的青影,又孤又古。大小姐穿了红衣和意中人在深宅里眺望,亦是我想像中的明。

    都说这电影演员的表演水平不够好,可我疑心,除去导演经验不足,预算导致无法请更好的演员班底这些现实原因之外,这或许也是他想要的“不演之演”?是还原那个时代的真正生活,又是现世在那个时代和江湖里的投影。

    都说他学胡金铨,可胡金铨电影里的姑娘们,服装头发都好看。——既已有了波希米亚女子,又何苦舍不得帮女孩子们扯块更好的布料做裙子。姑娘们半酣起舞,士兵亦忍不住起武相和,这场景是这部有点“拙”的处女作电影里的一笔华彩,正应该荡漾开去;大红波希米亚裙子配绣鞋,本该风情万种,却坏在了三星级宾馆床单的质地上。换成纱绢绫罗再看?电影毕竟是电影。李安拍《卧虎藏龙》,尚知道电影卖的是女演员的色相哩。娱乐业,原不可过于实诚。

    《道士下山》,有两句话给我的印象颇深:一句是“最好的姑娘,在最深的院落”。另外一句,是“只要能自立门户,哪怕海角天涯”。

    徐皓峰毕业于北电导演系,大把挣钱原是不难。可他偏选择了散淡过活,书桌前一坐8年,研究道教文化。据说最极端的时候,一年只挣了几百块钱。8年撑下来,靠的是理想信念这口真气。

    归隐寂寞,道士下山。正值华语武侠电影乏善可陈,有皮相而无灵魂。他这一出山,江湖上从此有此一派,武林之中又多一位奇人。

    他耐住了寂寞,寂寞也必会回馈他。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他耐住了寂寞,寂寞也必会回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