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12

    流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20756004.html

    他说到:每个人一生中,必定会有一个人,是你无条件为他打工的.没有理由,只因为他是这个人.

    说话时,他语气不由得柔软,眼睛低下去,看自己的脚尖. 

    每个人一生中,总有些回忆,是不能触碰的.

    前夜,星光现场.王啸坤开场,木玛断后.

    谢强一如既往,漂亮妖娆,长发,长腿,声音有春药的魔力. 20岁左右时,这种人就是我的鸦片,知道自己无力抗拒,索性离得远远.现在,却似乎有了敢于尝试的勇气.

    倒是王啸坤,不到20岁的孩子,有什么唱功可言.所以,唱得是合乎想象的烂.

    然而,他有青春.没心没肺无遮无挡天不怕地不怕的青春.

    台下起他的哄,要他下台. 他却在台上大声说:你们嚷什么,再嚷,也弹不了琴,打不了鼓.

    然后又接上一首烂歌,和小乐队的哥们自顾自在台上HIGH.

    这就对了,先娱己,才能娱人.我看着他们胡闹.自己也不由得高兴起来.

    黑暗里有光闪亮,是无数女孩子的眼睛和嘴唇. 北京什么都缺,就不缺文艺青年.漂亮的小女文艺青年,像田里的麦子,一拨拨成长起来. 歌唱,呻吟,哭泣,在清晨的微光中与恋人做爱. 黑色长发,黑色蕾丝胸衣; 相爱时恨不得像蛇一样交缠在一起,夜夜昼昼永不分开; 分手时像两只动物一样撕咬得死去活来.

    靠荷尔蒙混日子的年纪,我也曾有过. 但那年纪已经过去,永远不会回来.

    所谓流年,大抵如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焦虑 2015-05-12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这晨光令人迷,色迷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