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25

    汉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21598821.html

    第二次进入汉旺的时候,门口有人要求我们到指挥部出具凭条. 我拿着记者证说服了他.

    走过去的时候,我听到他说:现在总算有人知道有个汉旺了.

    汉旺已是一座空城.居民小区,幼儿园,小学,宾馆,全部空荡荡杳无一人.阳台上花开正旺,鸟笼里依然有鸟儿在蹦跳,楼道口徘徊着幸存的狗, 但楼壳里销声匿迹.

    小学校的墙整堵整堵地掉下,教室和课桌一览无遗,墙上擦去一半的粉笔字宛然尤在,像一个裸露的巨大的伤口.

    东汽中学被整整切去一半,学生们为逃命而用窗帘布结成的绳索依然在窗口垂荡,楼下废墟里不时露出撕碎的课本,作业簿;几袋红色的喜糖散落在废墟中分外触目. 布娃娃的脸已经脏了, 前面摆着一个小小的板凳,上面是一碗没开封的方便面.有时还插着几枝燃尽的香,想必是逃出生天的爹娘最后尽的心意.

    幸存下来的保安依然在门口徘徊,他拉开衬衣给我看他肚子上的伤痕.告诉我许多老师头一天结婚,第二天就遇上了地震. 一个瘦瘦的男子在东汽医院门口彻日守候,他说他的妻子还在下面,他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汉旺的存在完全是造物之神对人类的巨大嘲讽. 爱情,欣喜,悲伤,汗水在他的冷酷面前如此不堪一击,无能为力 街道空无一人,偶尔走来宛如太空人的防化人员,白衣白帽,手里拿着古怪的仪器,身后是铲车的刺耳轰鸣,远处传来的好人好事的宣传声在这样的场景中像小丑一般故作镇定.

    空气中弥荡着浓郁的气味. 蛋白质腐败的气味.在废墟上行走时,仿佛听见耳边传来孩子纤细的哭泣声,侧耳追踪时,又不见了.

    汉旺是庞贝城,是梦境.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地震那时候,真的很无力,我在重庆每天被地面小小的晃两下,回到屋子里看到新闻,在感激自己幸运的时候一并心痛到窒息。老爸一天五个电话来询问安危,那时候觉得,我的活着是对家人最大的安抚。
    看主播在新闻台上哽咽的时候,高中同学打电话来说,以后你真的要做记者么?我说不知道,如果可以也不差。比如这时,同样是心痛,走到灾难点的时候,至少还能做出点事,而现在,只能哭。
    保重!无论是面对什么样的事件。
  • 遭遇悲伤,遭遇感动。
  • 保重,等着看你的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