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31

    无能为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22016679.html

    我不喜欢,我接近他们,却无法帮助他们; 我在短时间内获取他们的信任,享受他们给予的温暖,然后离开,再不回来.

    他们如此真诚,把他们的故事告诉我,毫无保留,而我只是用他们的故事换取薪水和生存机会.

    两周一过,还有谁会记得灾区,记得汶川;第一期,我们做了130页;第二期,做了80页,第三期,会更少些;第四期,也许根本不做.

    我们消费他们的痛苦和不幸,从他们的悲伤发现自己的快乐,从他们的流离发现自己的安稳.而大众兴致一过,就会像抛弃旧衣服一样抛弃他们.

    我们去的时候,一心以为自己会帮到他们.

    灾区现在就像一个大的尸场,无数秃鹫已经在上空盘旋,虎视眈眈. 接下来几年,又会出现一群新的百万富翁.已经一无所有的人,会接着被剥削的更加彻底. 说句不好听的,川籍的小姐,又会增加至少一倍吧.

    越是穷苦的地方,房子倒得越彻底,失去得越多,接下来,他们要出卖和交换的,还要多.接下来,这里还会发生故事.

    一时的热情和同情根本无法帮助到他们. 真正能保障他们的,是一个好的制度.一个好的制度的建立,需要一群相信善良,理想和正义的人.

    我要好好活着,要证明,一个相信善良理想和正义的人,也能好好活着, 而且能活到重新创建一个真正鼓励美好东西,保障美好东西存在的游戏规则的时候.

    小龙说,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伤心. 我要美好, 不要伤心.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们消费他们的痛苦和不幸,从他们的悲伤发现自己的快乐,从他们的流离发现自己的安稳.而大众兴致一过,就会像抛弃旧衣服一样抛弃他们.
    ——我不太愿意相信每一份消费都是企图消遣,他们会是想从那些文字图片里多些了解,在看到的时候心底也充满了悲哀。
    对的,没有多少人会日夜保持那撕心裂肺的痛,即使是亲历者,也会慢慢减退那份痛。
    作为记者,力所能及的事也许真的不能帮到灾区什么,可是,你们交出的图片及文字还是能招来很多人一起疼痛,给受灾者力量,这在凝聚里,是必不可少的。
  • 希望你能活得开心 开心
  • 其实一直在想记者这一行的悲与喜,看到你现在的迷茫,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好记者,虽然没钱,一直买三联过期杂志看,但我很喜欢,有南方人细致的关心,很草根,当然新闻以外的文章就不谈了。作为学传媒的,我还是坚信有一天我们的环境会好起来的,现在感觉可能只是为钱而活,但后来的人们会记住你们,你们曾经为这个行业作出的努力。就像很多人忘记了范长江,但也仍有很多人记得那个曾经在长江边上和阎锡山对答的报人。
  • “我要好好活着,要证明,一个相信善良理想和正义的人,也能好好活着, 而且能活到重新创建一个真正鼓励美好东西,保障美好东西存在的游戏规则的时候.

    小龙说,美好的东西,总是让人伤心. 我要美好, 不要伤心.”

    读到这儿,我哭了。
  • 拍拍你的肩!
  • 拍拍你的肩!
  • 做记者是有这个缺憾,可谓致命的弱点。
    曾看过Peter Hessler的一本书《oracle bones》,讲到自己在江城涪陵当志愿性质的英语老师两年结束后,跟毕业的学生通信联系,走上社会的学生生活渐渐展开,矛盾日多、思考更多,写信中对曾为老师的Peter说:为何之前觉得你能给我们带来希望,而现在,却无法有这样的感觉?
    “老师”的力所不逮,和记者的无力,本质上是共通的。再联想开,就是和鲁迅面对祥林嫂“死后有没有灵魂”一问,支吾不敢言一样。真正的强者,并非记者,并非“老师”,并非作家。
  • 你在《三联》的每一期采访文章我都认真的看了,那些文字我都非常喜欢。曾经,那是我梦想做的事情。你的博客我也一直在看。其实我想我了解你的感受。那些痛苦其实也是我的痛苦。好好的活着,乐观而坚强!
  • 我要好好活着,要证明,一个相信善良理想和正义的人,也能好好活着, 而且能活到重新创建一个真正鼓励美好东西,保障美好东西存在的游戏规则的时候.

    ——是的,我也要好好活着,要证明一个相信善良理想和正义的人,也能好好活着……
  • 写的真好。
  •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盼安。
  • 的确,自地震以来,力不从心和无所作为的自责感就是我的感受。只能寄理想于未来。
  • 你的文字平易進人,但思考卻深入。喜歡你。
  • 永恒的理想主义者
  • there's why i did quite my job as news reporter, it's too immo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