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0

    家族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25154013.html

    今天,一位长辈看着我,很发愁地说:你明明是个女孩,怎么跟个男孩一样.阳刚有余,柔顺不足.

    啊,这话,我也不是头一次听到啦. 有位大哥曾奇怪地对我说:"跟你谈话,怎么老觉得在一个空屋子里谈判,永远有攻有防的; 你怎么就不能像别的小姑娘一样开心地说:噢耶!"

    那个,我只好讪讪地说:" 让你特没成就感吧."

    上小学时,年年拿奖状,年年老师念到我的名字时卡壳,要我自己大声地说:老师,这个字念RONG!" 我问,我爸爸,为什么给我起这个名字,而不是别的小女孩女性化的"蓉"或者"容".我爸爸很得意地说:取的是"戎马生涯"的意思啊,不爱红妆爱武装啊,长大后当女兵,多好啊.

    我家乡多山,生存艰难,从军是传统. 我的老爷爷当过清朝的兵,爷爷牺牲在淮海战役里, 他的牺牲,换来了爸爸和大伯免费读大学的机会. 六个叔叔,全都在军队里打过滚,从小儿,我眼前晃的,都是绿军装.

    奶奶没当过兵,可是性子刚强,年轻轻的寡妇,一手拉扯大了爸爸,大伯;后来再嫁,也以一人之力,养大了六个叔叔,一个姑姑. 在她的影响下,孩子们都要强,上进. 爸爸从很年轻时就有关节炎,是少年时冬日黎明起床就着晨光读书落下的.那是1961年,他和大伯双双考上北京的大学,小山村的乡亲们还为他们盖了座文笔塔.

    爸爸做人,极要尊严和脸面.在政府部门时,从未收过一分意外之财;那年整风,有人想告他的黑状,想了半天,只想出一条:把办公室换下的旧窗帘拿回了自己家做窗帘. 小时亲眼见到有人求他办事,月饼盒里装的全是钱,他连人带钱推出门去,厉声道:这是犯法. 他在家时,衣着极其邋遢,然而但凡出门去,一定衣冠整肃,曰:注意形象.

    60岁那年,爸爸退休.从退休第二天起,就谢绝了一切从前做干部时的待遇,短途步行,长途坐公车.

    4月,他心肌梗塞,从发作之时,硬生生抗了10个小时,抗到入院.我回家,看着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那里,像个孩子一样眼巴巴地看着我,忽然明白了《生死场》里, 那汉子见婆子自杀,为何第一反应是一耳光打过去.亲人之间的切骨之痛,是眼泪根本无法表达的.

    妈妈大爸爸三岁,他们的婚姻,说来也传奇;爸爸的朋友的妻子,是妈妈的闺蜜. 爸爸先看了妈妈的一寸小照,原本没什么热情,只求敷衍过场.他从邯郸到保定坐火车去相亲,见了一面,竟然第二日就去领了结婚证. 那时妈妈33岁,已经是一家中型制药厂的党委书记了.为了爸爸,到邯郸去做了一名普通的医生. 

    小时我丝毫不觉得我妈妈比起别的妈妈有什么特殊之处.觉得她就是照顾我们日常饮食起居的妈妈而已. 谁知那年妈妈的闺蜜来访,两人携手联席话当年, 我却听得目瞪口呆:原来我妈妈少年时曾和那个来访的阿姨徒步从保定走到武汉去看长江大桥,本来还要继续向南,却因为阿姨在龟山上吃野果子引起食物中毒而作罢.

    我当新闻去说给我爸听,我爸却不以为然道:她们有没有告诉你,当时她俩身上还带着短刀呢.晚上睡觉时,就把刀放在枕头底下.

    现在,我发现,我对短刀,也有爱好.难不成是从我妈妈那里继承来的?

    我上初中之后,眼睛近视,而且在很短的时期内一发不可收拾,迅速成了深度近视.我爸爸送我去当女兵的梦想彻底破灭. 所以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做了记者. 我一直抱怨我爸爸,给我起这么个名字,害得我日子过得老像打仗.但其实,心里,是爱这个名字的. 人生多艰难,如果没点刀头舐血的勇气, 怎么去闯过重重险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田老师说 2009-07-20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马同学:
    俺跟你认个老乡,我是保定的。
  • 多好的名字啊
  • 武汉长江大桥
    一天要经过四次

    你的每篇我都看 ···待续
  • 武汉长江大桥
    一天要经过四次

    你的每篇我都看 ···待续
  • 这个,这个,家庭的生活好传奇~
  • 喜欢这个性格
  •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喜欢自己上学后的名字,觉得笔画太多,而且总觉得是因为要配合妹妹而改名。不过现在明白了,名字最初也许仅是父母对子女希望的寄托,更需要本人为这几个字的组合赋予它自己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