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31

    如果我们在北韩长大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28375999.html

    国家地理频道有档旅游节目,名字叫:别告诉我妈. 就是记者找好多有"神秘感"的地方去乱窜.

    我看的这一期,记者去的是北朝鲜. 开幕词是这么说的:苏联倒台了,中国已经逐渐资本化了,朝鲜现在成了世界上最后一个共产主义独裁国家.

    由于北朝鲜禁止记者进入,记者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去,手里拎着一个轻型录象机.

    官方希望别人看到北朝鲜光明的一面:大型团体操展现光荣的历史和积极向上的现在;封闭的五星酒店把游客和普通人隔绝开来;在超市里能买到可乐和七喜汽水;然而这超市仅供外国人和"权贵"阶层使用.

    然而记者还是看到了: 像中世纪人一样在田里辛苦劳作的农民;因为能源匮乏不得不在空地上捡树枝以拿回家烧火取暖的孩子;他们会受到一些穿制服的大院孩子的欺负,因为他们在这个国家看上去比另一些孩子享受更多的“平等”。在平壤,苏联援建的小区都非常漂亮,然而小区的空地上都种满了一小块一小块的粮食。

    有些场景非常有趣:

    记者问导游:为什么你们国家得到那么多的污名。

    回答:因为美国的宣传。

    然而在“高端人群”享用的超市里,记者看到的是美国货。五星级酒店里的卫生洁具上,是“美国标准”的字样。

    这个国家没有摇滚乐,能够在公共场合跳起来的舞蹈只有七八种,所有的舞步都是规定好的。会华尔兹的只有大概4个人,是这个国家的舞蹈家。他们的国家告诉他,生活如此贫困都是因为美国的封锁,却对自己在农业政策上的错误决定只字不提。人们被教育仇恨美国和美国人,却连美国人和法国人的区别都分不清楚,就像记者被严格同普通人隔绝一样,他们也被严格和外在世界隔绝。

    然而他们用坚忍的意志力熬过了1999年的大饥荒,吃草根剥树皮以使自己活了下来。他们把政治宣传变成了体育运动和游戏。他们的小伙子也热爱漂亮姑娘,他们在跳舞的时候笑,在运动的时候笑,把自己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骄傲地说,我们会坚持到最后一刻。

    节目的最后,记者说:在这个国家,每个人都活得开开心心的。

    今年2月在柏林,我看到了来自北朝鲜文化部的代表。他们的英文说得非常艰涩,几乎没有人理会他们,他们自己也似乎知道自己在被孤立,瑟缩地缩在过道上。

    我主动走过去对他们说,我从中国来的。旁边的印度姑娘LEENA看到了,传给旁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20年前,中国人在国外受到的待遇,不会比他们好多少。今天人们对北朝鲜的种种偏见,20年前,也曾加在我们身上。谁会相信,在这样的国家里,普通人也活得开开心心的,他们的人民有着强悍的意志力和生命力,熬过种种天灾人祸。

    在震后的绵竹和汉旺,我看到遍地瓦砾的凄凉,看到了腐烂的肢体,接触到死亡的气息,我看到了他们焦虑和慌张,但看到最多的,却是他们在劫后余生还不忘打几圈麻将,泡一壶茶的乐天。回到北京后,我接到一个电话,是我的一个采访对象,采访他时,他向我反映帆布还没有发下来,希望我能帮助他们解决。他给我打电话,是为了告诉我,他们有了帆布,住了帐篷。“过五年,啊,不,过三年吧。你再来看我们,我们的家一定建设得和从前一样,甚至还要更好。”电话里 ,他乐呵呵地说。

    奥运会期间,我在北京接待了来自阿富汗的马立克和狄安娜。他们非常认真地邀请我去喀布尔找他们玩。狄安娜说:“喀布尔很小,但是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你瞧,这才是真正爱自己的人说的话。

    所以我一直不喜欢某些电影。比如《安阳婴儿》,比如《三峡好人》。我看不到他们自我标榜的对底层人民的关注和爱;他们也许关注了底层,但他们不过是在利用这些底层的人说自己要说的话——那甚至不是他们自己要说的话,不过是他们要迎合的人的自以为是的看法。他们没有尊重自己的拍摄对象,他们只是在强奸和利用拍摄对象。那年,我自己买了票去看《三峡好人》,难以描述我的失望,这是那个拍过扒手小武的导演么?一个人被名利诱惑而背叛自己是多么容易啊。从那时起,他在我心中就不再是个真正的导演,而是个投机分子。

    他们还不如这个记者,至少这个记者心中装着对普通人的爱,他带着偏见而来,镜头却从未撒谎。

    这些年,我们富了,我看有些人去北朝鲜游玩,回来发游记和图片,字里行间全是嘲笑和偏见。每次看到这个,我心里就很难过。因为他们似乎忘记了,不久之前,别人也曾经如此嘲笑过我们,现在这嘲笑和偏见也还存在。一个人如果没有价值观,再有钱又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

    扯回来说说奥运开幕式吧。说实在的,我不喜欢。我从这开幕式里只看到一个字:钱。 我看到这个国家有很多钱,以至于可以滥用声光电;我看到这个国家的人很多,以至于动不动就乌泱一片,却每个个体都面目模糊。我看到这个国家有过伟大的历史,以至于在讲述历史时豪气勃发,却在讲述现在时忽然失语,不知从何处说起。

    我好喜欢伦敦的八分钟,虽然,也没什么新鲜的,但是能看得出这个城市对于奥运的态度和理解:奥运会要来了,要来好多新客人了,城市要开打PARTY了,我们坐巴士去看比赛,年轻人都在街上跳舞,公园里要有好多演唱会了。伦敦是个多雨的城市,但那又怎样呢,我们可以打伞啊。

    而我们的开幕式,以及在雅典的8分钟,给人感觉就是:啊?要开PARTY了?我们得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客人啊。你看,我们这个国家吧,历史很长,有四大发明,有京戏,姑娘漂亮,大腿比你们西方的也不差。说起古时候啊,那可是牛啊——BLURBLURBLUR——。哦,现在呢,也挺牛的。怎么牛呢?嗨,反正就是也挺牛的,我们已经现代化啦,和你们没啥差别啦。

    闭幕式那天,坐公车去三里屯和小令会合。唱国歌时,人还在车上,满车的人都看着那方小小的液晶屏幕,齐声唱起了国歌。那一瞬间,我想说,我爱你,中国。

    那一晚的三里屯好热闹。我看到带着代表证的客人们和志愿者、陌生人在三里屯街头合影。一只马来西亚乐队即兴在三里屯VILLAGE前打起了鼓,弹起了琴,很快,他们身边就围出了一个圈子。一个老外即兴当起了领唱,一个白发苍苍的中国老大妈拉着一个孩子的手和着鼓声跳起了舞;大家跳舞、唱歌,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互相拥抱。

    那一刻,如果有人听我说话,我会说,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这一时刻,能和你们一起分享。

    这才是我心目中的,举办奥运会的北京啊。一件所谓的盛事,如果不能给这个城市的人带来自由和欢乐。又为什么要举办它呢?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你说的这期节目我也看了,没你那么大的感触.不过我好奇的是,你是怎么看到NG的节目的? 在这个国家,私人收看卫视节目,是非法的吧.
    回复adfasfd说:
    万能的因特网啊.
    2008-09-19 12:38:00
  • 喜欢这一篇。。。

    在这个时候看到,五味杂陈。
  • 很喜欢一些负面的看法,比起新闻一边倒,感觉更真实。
  • 闭幕式Leona Lewis的出现让我激动了很久啊
  • 请问你好喜欢的伦敦8分钟到底在讲什么?
  • 其实我觉得您讨论朝鲜那块的时候设计一个经典的论题——“快乐”和“觉醒”。局外人更容易看到“快乐”后的愚昧,而忘了快乐本身。
    我过去总觉得这种快乐不是长久之计,正如描述的奥运那一正一反,其实三里屯那种快乐不是一个优良的“根”中长出的“甜美”的果。我想,如果是我这样的“悲观”的人总是想着“恶之根”估计怎么也乐不出来。
    但是像我这副德行的人其实都忽略了“快乐”本身的力量。
    究竟是哀叹他们的快乐背后呢,还是赞美他们的快乐本身呢,这还真是个问题。
  • 关于开幕式闭幕式,你也无法是用别人的东西在说自己的话,喜好什么,厌恶什么,但是别误以为是公理,别国的人群跟你一样不看好自己的东西
    回复ashui00745说:
    关键我也没觉得是公理呀。别国的人群和我有啥关系啊。
    2008-09-02 14:19:02
  • 贾樟柯那段我也不舒服,三峡好人哪里不好,只是质量没有原来高,但是还是那个路子啊
    回复ciakgbfbi说:
    你舒不舒服关我屁事。
    2008-09-02 14:19:55
  • 奥运的时候看到手机报上的一条新闻:朝鲜获得金牌的运动员回国后会被授予“人民运动员”称号,这是一个运动员的最高荣誉。当时想到我所依存的这个国度,她也曾经有着这样的时代,并且多多少少还在继续着。弱小时,每一次的出人头地都能激动人心,让人能看到自己总会变得强大不再受蔑视的希望。
  • 写的真好,不过贾樟柯的电影那段看的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