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7

    最后一夜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29980867.html

    在都柏林的最后一夜,专程去门剧院看了易卜生的《海达·高布勒>

    似乎是去年的时候吧,还是前年?在上海看过一个版本.没有看完,就走了. 而门剧团的这个版本,虽然语言不尽明白,却完全投入了进去.

    海达·高布勒,她不是她丈夫的妻子.她永远是她父亲的女儿.该怎么去描述这个女人?她的绝望与激情,她的强悍与脆弱.

    喜欢她在壁炉前的神经质的独白,喜欢那最后一枪,鲜红的血液,染红了玻璃.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世界,就彻底遗弃它吧.

    上海那一版里,那个漂亮的女主角,完全没有触碰到这个复杂灵魂的冰山一角.

    喜欢ABBEY剧院的《HAPPY DAYS>,FIONA SHAW已经不再年轻,她的两眉之间有深深的纹路,对观众念诵"生命就像这个化妆包,你所做的不过是把它们拿出来,再装进去"的台词时,有深深的自嘲.她不是美人儿,胳膊粗,小腿和脚踝不纤细,向观众谢幕的时候,强悍得像快岩石一样.让人不禁想探询,这样的女人,身上发生过多少故事.

    两场戏,女演员都比男演员出色. 这些日子,遇上的老太太,都极有风范,老先生们不是坐在双层大巴顶上骂骂咧咧,就是在酒吧里喝闷酒.百年历史的LONG HALL,82岁的老先生抓着我讲他的故事,讲他如何结婚,认识自己的太太,讲太太有过三个孩子,夭折了两个.他从贴胸口的小袋子里拿出十字架,要我握着,说上帝会保佑我.他告诉我如果婚姻出现了问题,一定要两个人坦城相待;对我说人生太短,一定要善加利用,享受每一天;对我说一定要有小孩,他们带给你的快乐和希望,比你付出的要多;对我说要孝顺父母,不要忘记他们所给予我的.

    人和人,真的有不一样么?

    为了节省最后几个欧元,看完戏,坐巴士回旅馆.不想坐过了站,几乎坐到机场. 下决心走路回旅馆,都柏林的人家,都是相似的一幢接一幢VILLA.这个时候,中产阶级的乖孩子们早就关灯睡觉.迷失在一片黑灯瞎火,面貌相同的VILLA中,像走进了伯格曼的梦境.凭着一个模糊的方向概念咬牙走下去,走啊走啊,终于看见一片熟悉的灯火.再穿过一片VILLA,就到了.想到安全第一,决定打车穿过VILLA,司机是个黑人,起步价的路,偏绕了一个大弯.欧洲的出租司机,也是出租司机啊,该宰客的时候,手也不会软的.

    不过,那有什么关系呢?明天,不是,是天亮以后,我就要回家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出戏。 2009-10-07
    happy ending 2007-10-07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Greetings from Ireland. I am living in a town about 25 miles away from Dublin. Didn't know you were in Dublin those few days... Like your blog.
  • 喜欢你的文章,也喜欢你文中的情境和情趣。

    因为紧张,所以坐错车或者坐过站的经历我也有过许多次。时间充裕的的时候,因为下错站却也能意外邂逅到许多奇妙的风景。

    难忘的一次是在伦敦,坐过了站,匆忙下车,抬头一看,左前方居然有五星红旗飘扬——原来,是中国大使馆前!

    金秋时节,深深地祝福你!
  • 不知道你多坐了多少站,也不知道都柏林的一站和北京的一站距离是不是一样的。我坐陌生的公共汽车的时候总是绷紧了弦,总觉得已经坐过了,并用最恶毒的想法揣测着售票员如何不负责任或是不报站,或是路根本就不对而他也不告诉我。于是结果是我总是会少坐一站。
    我有个同学很有意思,坐公共汽车从来就是为了坐过站,坐到哪里算哪里,然后在那里玩玩或者考察下“风物”。多潇洒啊。
    也希望你跟我这个同学一样潇洒,天天坐过站都有好心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