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0

    马友友的探戈舞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30114047.html

    那么风情的舞蹈,在马友友的琴弦下,平添了深深的悲凉.

    想来听着他的提琴起舞的舞者,进退攻防的足尖上,也会少了诱惑,多了悲壮. 有句话说,做爱之后,动物感伤.进退攻防之后的结果,无论得与失,都是心里空荡荡的.

    总觉得中国人最擅长的,都是悲的艺术:诗歌,音乐,戏剧. 一旦表现悲伤便细腻深长;与那悲相比,那些欢乐喜悦简直轻飘俗闹得无法一提.

    也许在中国人的世界观里,人生就是一场大悲,喜悦都是小点缀,小诱惑,要你能继续把这趟路走完.

    想念在爱尔兰的酒吧里听到的舞曲,听着听着,就想跳起来. 那么阴晴不定的天气,只生长土豆的土地,要再没这点乐子,真是让人只有投海一条路了.

    同去爱尔兰的,是旅游卫视的几位兄弟.都有根深蒂固的文艺情怀.张旭小兄弟说起他去古巴,老百姓的墙上全是枪眼,黄昏时分,大家都搬张板凳坐在街上往胳膊上扎针;扎完针就跳舞唱歌.酒店门口站满美貌流莺,见男人就喊HONEY. 听得我不寒而栗.

    当然还有主持人阿涩,号称一年只有不到一个月在国内. 一年到头,一个人,带着两个同事,就这么满世界地四处漂流.永远在路上,其实,也不失是一种方式.既然人生是段旅程,那就有多远走多远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大家都搬张板凳坐在街上往胳膊上扎针……,呵呵这个有点恐怖。
  • 不同的人生,同样的精彩。只是我们往往羡慕他人罢了。
  • 多美妙,值得欣赏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