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2

    西西弗斯和西西绪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31264219.html

    那座窑已经在那里存在了很久.

    "有多久呢?"孩子仰头问讲故事的老先生.

    "哦,我也不知道,总之,很久了."

    孩子点点头,老先生的头发白了,胡子白了.皮肤皱得像树皮,他说很久,那就一定是很久了.

    那座窑就在城市最辉煌的地方,市民们每天都在它的旁边走来走去,却都仿佛看不到它.

    窑里有两个人,一个叫做西西弗斯,一个叫做西西绪斯.他们的任务,是烧出一只最美的琉璃盏.给他们任务的人说,他对琉璃盏没什么要求,只要求无色透明,没有瑕疵.

    他们两个都是这个世界里最好的工人,千挑万选才挑出来的.

    他们都独自烧出过无数的琉璃盏,红色的,青色,无色的,当然大多数都有点瑕疵,可那点瑕疵,如果不拿显微镜看,谁能看得到呢?

    他们以为,这个任务,很快就会完成了.

    你看,炉火通红,那只琉璃盏已经烧出来了.无色,透明,像一泓水,一切都完美无缺.可是,西西弗斯却发现,在某个不被人注意的地方,有一点点气泡.

    那个地方……西西弗斯想起,烧到那里的时候,西西绪斯看了他一眼.

    忘记说,西西弗斯是个男人,西西绪斯是个女人.每次西西绪斯看他的时候,她的眼睛就像梦想中的黑色琉璃,透明,如同一泓水.每次看到这两泓水,西西弗斯的心都会颤动一下.现在,他知道,颤动的不只是心,还有他的手.

    西西弗斯感到没来由的恼怒,如果不是她,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琉璃盏上就不会有气泡,那么,他马上就可以领到那一大笔酬金;来之前,他早就盘算好了,用这笔酬金,他就可以永远离开任何一座琉璃窑,他会找到那么一片地方,水草丰美,盖座大房子,房子里有着无数的黑眼睛女郎.可是,现在,因为她,这个女人,除了黑眼睛之外无一是处的女人,这些都消失了.

    "嘿!女人!瞧你干的好事!"他在心里咆哮,却听到了窑里的回声. 啊?我竟然说出来了?他的心里,忽然掠过一丝羞愧.

    西西绪斯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黑眼睛.

    "把你的黑眼睛移开!别那么看着我!就是因为这双丑陋的眼睛,一件举世无双的艺术品就毁掉了."西西弗斯索性大声吼了起来,吼出来的那一刻,他自己都相信了这个事实:都怪她,这个长一双黑眼睛的女人.

    西西绪斯的黑眼睛里充满了透明的泪水.

    她记得那一天,他明明轻轻地说了两个字:真美. 那一刻,她之所以看他,是因为火焰舔上了她的手臂;她想对他说,停一下.可是他这么说的时候,她忽然忘记了疼.只记得,如果她停下来,这只琉璃盏就不会完美.她望向自己的手臂,那里有一大片黑色的瘢痕.现在,那片瘢痕,忽然火辣辣地疼起来,那么疼.

    她看见自己伸出了双手,把琉璃盏夺了过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下.摔出去的那一刻,黑色的瘢痕忽然消失了. 然后,她听见胸腔里传来阵阵碎裂的声音.

    她看见地板上还有大块的碎片,她拣起那些碎片,用力往地上一摔. 每次摔下去的时候,她都觉得胸腔里的碎裂停止了,但每次一停手,那碎裂声又响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急促.

    西西弗斯目瞪口呆地看着西西绪斯,心里充满了厌恶:这是个多么疯狂的女人啊.

    忽然,他看到西西绪斯停了下来,那个女人现在是另外一副样子了,她的黑头发披散着,上衣的袖子碎了一只,露出了一只圆润的肩膀和一只乳房.她的双臂上全是血,闪烁着点点钻石般的光泽___那其实是琉璃碎片的光泽.她的黑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不再是黑色琉璃,而是黑色的火炭,燃烧着的火炭.

    他忽然害了怕,向后退去.

    "站着别动."西西绪斯说话了,脸上浮起了一个微笑,那微笑很奇怪,混合着怜悯和讽刺.她把一件什么东西放在他手里,然后,用力地抱住他.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西西绪斯的身体,皮肤很光滑,腰肢很柔软.西西绪斯的黑头发像海藻一样拂过他的下巴,他觉得痒,便伸出手去拨开那堆海藻,不由自主地去吻她.

    她的嘴唇像牡蛎肉那样鲜美,也像牡蛎肉一样冰凉.

    西西弗斯觉得手臂越来越沉重,有一种什么东西在他的手上爬,温热,有一点痒……"西西绪斯这个奇怪的女人,该不会随身带了一条蜥蜴吧."他把那只环着西西绪斯的手臂松开,发现那不是蜥蜴,是血.

    西西绪斯的身体倒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她胸口上插着一片琉璃的碎片,像一把匕首的形状.那就是她放在他手里的东西.她闭着眼睛,嘴角的纹路很安详.

    他忽然愤怒起来,他想咆哮,却觉得没有力气咆哮.他把西西绪斯的身体横抱起来,扔进了熊熊的炉火里.

    "这么说来,窑里现在其实只有西西弗斯一个人了."

    孩子眨着大眼睛,问老先生.

    "是啊."

    "那么他一个人在做什么呢?"

    "烧琉璃盏."

    "他烧出来了么?"

    "烧出来了."

    "完美么?"

    "完美.非常完美."

    "哦."孩子听到这里,觉得这故事没什么意思.

    "这故事真没意思,我要走了."

    老先生也走了.他朝城市最繁华的地方走去,走进了那座窑.他的身边每一秒钟都掠过无数男女,却都奇怪地对他视作无物.

    其实,如果那个孩子再耐心一点的话,他还会听到下面的故事.

    西西弗斯烧出了完美无瑕,没有一个气泡,一丝斑点,无色,透明,像一泓水一样的琉璃盏.可当那只盏放在他手中时,他忽然觉得这只琉璃盏有哪里不对……如果说这是一泓水,也只是一泓死水.他怀念起那只被西西绪斯摔碎的琉璃盏,那只盏上有一个小小的气泡,可就是因为那个气泡,那只琉璃盏才有了生气.是啊,真正的水,也是有气泡的.

    他把那只琉璃盏放在西西绪斯倒下的地方,等着琉璃盏的主人来.他在那里等了三天三夜,交货的日期已经过了,没人出现.

    于是,他把那只琉璃盏打碎了,出了窑.

    一切就像他设想的那样,他找到了一片水草丰美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人知道什么是琉璃.他建起了琉璃窑,雇了很多人,发了大财.他盖起了当地最大最气派的房子,房子里养了无数黑眼睛的姑娘,她们都那么爱他,只要他招招手,就会跪在他的面前.

    开始的几年,他很享受.可是有一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头发已经白了. 他忽然厌恶起睡在他身旁的那个十六岁的黑眼睛姑娘,她睡觉时候,就像一条冰凉的蛇,她醒着的时候,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那么愚蠢.

    太阳出来之前,他离开了,回到了那座窑里.

    窑还在那里,他熟练地升起火.

    他看见对面有一个影子.他知道那是谁.

    "我回来了."他轻声对她说:"这回咱们一起来烧一只最完美的琉璃盏吧."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西西绪斯已经死掉了。
  • 戌戌你好,舅舅看你来了
    回复舅舅说:
    嘿嘿,亲亲舅舅.
    2008-11-14 22:24:35
  • 呵呵,同意.上一个写故事高峰是高三.
  • 瞎写故事是杀时间的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