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28

    阿鲁先生眼中的梅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31903357.html

     电话采访大编剧阿鲁先生,孰知他说,我看过你博客了.霎时羞愧无地.仿佛赌棍让人看光了底牌.
    承蒙他看得起,邮件里跟我说了一件趣事:
    05初在北京寫完第一版劇本,輕暢之餘遂與國富導演、老杜及友人二三登香山,欲往梅先生墓參拜。時值深冬,雪積盈尺,途徑陌生,幾番尋覓不得法,正圖放棄,山坳裡竟悠悠轉出一人,不知鄉民村叟,替吾輩指路。順利詣墓祭拜後,忘了是誰驚醒:''不愧是梅大爺。這麼大冷天還派了人指路!''  眾愕,相對欣然。
    那年夏末。劇本又要大修,獨自在台北氣鬱。讀''孟小冬傳'',知先生墓在台北近郊 ( 新莊佳山公墓),遂驅車往詣。蓋年代久遠,問管理員皆不知有彼,只得自尋。在墓區轉了一兩小時,大汗淋漓,終於放棄。乘車時突然想及:''----畢竟是孟先生啊。''
    一熱一冷。一寬容一孤傲。我本不該去那趟佳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不是泛劇場的,但是是劇場的。
  • 小令?可是泛剧场的小令?
  • 北鼻,我喜歡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