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30

    楞严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337047322.html

           他和她,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说话。

     

    她躺在大床的右边。床垫并不太舒适。她把手枕在脑下,身体像右侧卧,右腿微蜷。正是经书里教过的姿势。

     

    他在大床的左侧。背对着她。

     

    两个人,就这么,背对着背。

     

    窗帘拉得很严,房间里很暗。隔几分钟,就会有微蓝的光亮闪烁一下,像暗火。

     

    她爬过他的身体,去关手机。

     

    他的手伸过来,揽住她赤裸的肩。

     

    她顺势滑进他的臂弯,像一条鱼滑进深海。

     

    “你干嘛?”他含糊不清地问。

     

    “手机闪得我睡不着。”她回答。

     

     她仿佛听见他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她的头还在他的臂弯里,因此并不能确定。

     

    他的身体悄悄靠近她的。

     

    “抱抱我。”她说。

     

    现在他在她身体里了。他那样漫不经心又轻车熟路地摆弄着她,她看到一条蛇,长长地,吐着火红的信子。

     

    她的心,随着那信子伸缩,飞,荡;飞,荡……

     

    他累了,伏在她的身上,轻轻喘息。她伸出手,抚摸他的脊背,他强壮的双臂。

     

    那天晚上他们第一次在一起时,并没有立即开始。她躺在他的臂弯里,把头放在他的胸前。他的双臂环抱着她。她觉得那臂膊无比坚实。她想,自己喜欢这个怀抱。

     

    他的吻和手指一样轻柔,真丝衬衫不知何时已尽褪。

     

    他们几乎尝试了所有的姿势。

     

    他始终,没有到达终点。

     

    “我要到达,会很难。”他说。

     

    他们在一起两个月,他只到达过一次。

     

    他说,他不想要小孩。

     

    她听着他在耳边的喘息,把双腿盘绕上他的,轻轻摆动骨盆。他很快在她身体里再次膨胀。然而他忽然停下,要将自己从那温暖的地方抽离;“我们要不要换一个杜蕾斯,它不会破吧?”

     

    她说:“不会”。

     

    他再一次试探她的深处,然后轻轻又坚定地说:“我出来了。”

     

     

    他们再一次拥抱,入睡。

     

     

    梦里,他喃喃地抱怨:“头疼”。

     

    她轻轻取过他的手机,按着记忆中他解锁的手势,解锁,打开微信,点开那个叫“晨露晓晓”的姑娘的头像。

     

    在聊天纪录中,她看到了他熟悉的身体。

     

    “我们尽快滚床单”。他对她说。

     

    她截屏,发给自己。

     

     

    他醒来时,她已经走了。

     

    他习惯地拿起手机,看到了,自己发给她的消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二手妈妈 2008-11-30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