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5

    飙车少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39431715.html

    5.7飙车案,不知怎么让我想到了二环13郎。

    同样是近150的速度。

    记得当时有个记者说,当他听到13郎说,即使撞了人也不会停下时,不自觉地就愤怒起来,本来,他觉得13郎还挺可爱的。

    胡斌和他的朋友们,也是杭州13郎吧。

    荷尔蒙茂盛的青春,总要找个出口来发泄的。从前大院的子女们碴架,碴琴,飙自行车。现在的富二代飙车,本质没有不同。

    只是,谁也没有权利在张扬自己的生命的同时漠视他人生命。然而当时,年轻的个体,有谁会想到这些呢?

    十几岁的时候,学校的小土坡下,总是聚集了一群打架的男孩子。血肉模糊的场景,时常上演。上大学看杨德昌的电影,直接想起当年在教室里,上着自习,男孩子们一把把凳子砸开,拎着凳子腿就跑出去和邻班的男生打架。

    那时在操场上跑步,会忽然有“小弟”跑来说:我们老大想认识你。自然是一副冷酷的样子拒绝了,但还是忍不住要去看看那“老大”的样子——不过是十几岁的小男生,叼着烟,穿件风衣扮酷而已。

    那时所有过了18岁的“老大”都知道,不要和14,5岁的小男孩打架,因为下手不知轻重,又未成年,判不了什么重刑的。

    青春,其实很残酷。

    这案子里的胡妈妈,让我想起了13郎的妈妈。

    “张瑨没有什么爱好,他在现实生活里是个生活圈子很窄的少年。张瑨小时候基本不和周围同龄孩子玩,总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大人上班,就让把他反锁在家里,他喜欢一个人跟那些玩具相处多过和外人交流。张瑨身上甚至根本看不到同样年纪的少年身上比比皆是的“青春期叛逆”,他比他们都更依赖母亲。王淑芹说,张瑨很听她的话,她让他穿衣服不许穿肥肥大大的,头发不许留奇形怪状的,张瑨都很顺从,“他睡觉才刚刚独立,十六七岁还跟我睡在一起”。

      每次张瑨参加比赛,王淑芹都是从头到尾全程陪同。比赛一般在周末,张瑨提前两三天赶到赛场所在城市,王淑芹则在周五赶过去。每年全年的赛程确定后,王淑芹就开始忙着订机票,每年光机票就要几十张。西安、贵阳、黄山、东莞、深圳、三水、香港、马来西亚、澳门,张瑨赛车到过的每一站王淑芹都没落下过。“6、7月份比赛是最苦的,到赛场以后就是换衣服,在将近40℃的高温下先穿上防火的绵质内衣,然后套上棉袄般的赛服,戴上手套,戴上面罩,戴上头盔,一场比赛下来浑身都是湿的。他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我就帮他洗衣服。每跑一场换下来的都要洗。”

      除了料理生活,王淑芹跟在张瑨身边更重要的事,是帮助张瑨处理各种社会关系。对张瑨,这是些更棘手的事情。“他也很少跟队友以及汽联的人交流。”王淑芹说,很多时候,她都是赶着张瑨让他跟汽联的人打招呼,慢慢地,王淑芹自己跟汽联的人熟了,别人总是问她:“张妈妈,怎么又跟着来了啊?”熟悉了以后,几乎所有与汽联打交道,比如,联系赛事报名、更换车队之类的事情,都是王淑芹出面,“儿子最常说的就是,‘你去说,你去说……’”

      今年初王淑芹把张瑨送到上海333车队,专门找车队经理打了打招呼,“我走之前一再拜托,‘我们家小孩子不爱说话,帮费点心’。”

         网上转,受害者妈妈谭妈妈面对胡妈妈,对她说:“我只想让你知道,养大一个儿子多么不容易——”

          唉,养大一个孩子,多么不容易。

          自然,同意大众的说法,70码是扯淡,84码到一零几码区间太宽,140到150靠谱。交通肇事罪太轻,危害公共安全罪成立。不该打太极拳的地方打太极拳,人情大过法制,过度溺爱孩子,漠视媒体独立价值,压制公众舆论;没一个不是国情特色。

          青春期荷尔蒙过剩的孩子,最好的应对方法是什么呢?如果他爱音乐,让他去玩摇滚;他爱军械,送他去从军;他爱赛车,送他去参加F1方程式吧。可是,如果我是个妈妈,我真的舍得么?我又真的敢让他在这个年纪不好好读书,尽情挥霍青春么?

        唉,我自己的青春期,都还没完全过——。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不错 不错
    很喜欢
  • 这篇我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