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2

    惊魂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39724244.html

    下雨,天气凉爽,便把所有的窗都开了,给屋子换换气。

    6时左右,出门做瑜伽,跳舞。回家时从楼下看到屋子的灯光亮着。

    我记得出门的时候,我关掉了所有的灯——许是小猪回来了。我这么想。

    按了门禁,并没有人应答。有些奇怪,但又想,也许他在听音乐,或者,戴了耳机,或者,在睡觉,在洗手间。

    上楼,走到门口,却发现黎黎和波波在门口,见我回来,期盼地看着我。

    嘿,这只小猪,把它们关在外面也不知道。

    我开了门,屋子里所有的灯都亮着。而且,洗手间的门开着。我楞了一楞,叫他的名字,没有人回答。

    我的直觉是,有情况。

    我哆哆嗦嗦地看了眼桌子,还好,笔记本电脑还在,钱包还在,手机也还在。

    我拿起手机,拨了小猪的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很遥远:“你回来过么?”

    小猪说:“我在公共汽车上呢。”

    我的头皮一下子紧了。眼睛不敢朝任何一个角落看,觉得每一个角落都有可能藏着人。

    然后我看到了墙角的垃圾,我拿起垃圾袋,把钱包和手机都放在包里,迅速地重新出去了。

    如果屋里有人,他应该知道,我是给他时间让他走吧。

    出门时,把酸奶瓶子摆在了门口——如果有人从门里出来,他就一定会踢到酸奶瓶子。

    下楼,倒垃圾,路很短,我刻意地磨蹭,不敢回头。

    再次回到门禁这里,我再次按下门禁——屋里的人,我在通知你们,我要回来了。

    酸奶瓶子没有倒。我哆哆嗦嗦地开了门,灯依然都亮着。

    笔记本电脑,还在;相机,还在;钱包,我带走的。阿门,这三样在,我基本就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卧室没人,书房没人,阳台也没人。窗子,没错,一天都是打开的,可是纱窗——我出门的时候,把纱窗卷起了么?苦苦思索,想不出究竟。

    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转过了无数个念头:我有间歇性失忆;我活在MATRIX里,而MATRIX重启了,留下一个BUG;我的家是时空隧道的入口抑或出口,我以为我只出去了两个小时,其实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又或者,黎黎和波波其实不是猫,是会变身术的巫师,它们开了所有的灯,在我出门的时候用穿墙术把自己搬运到了外面,还没来得及再穿墙回来,我就回来了。

    所有的可能性里,最好的可能就是——家里进贼了。

    我脆弱地拨了小猪的电话:赶快回来吧。

    这个时候,最能给我安全感的,还是身边有个人。

    小猪回来了,他决定报警。对于报警,我很犹豫,第一,人去楼空,报了警,也抓不到人;第二,我怎么解释,东西都没丢?

    然而还是决定报警。因为这样,或许能给公安人员提供些线索。

    警察来了,看了现场,没有找到线索,而且他也不相信,贼竟然没拿走任何东西。

    “贼不走空。”他说。

    然而他还是肯定了我提垃圾袋下楼的做法。

    “你知道你有多危险么?”他说:“如果是老贼,他会先从厨房拿把刀放在桌子上,躲在门后,人一开锁进门,他就把刀劈下去。”

    “那如果我不幸当面遇到了贼呢?”我向他讨教。

    “该怎样怎样。”他很冷静。我的心里可打起了鼓。

    我记得很久之前,我问过很多人一个问题:如果我遇上了劫匪,我是应该和他英勇搏斗呢,还是应该把能给的都给他,随后报警呢?

    后来我知道了,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就把钱啊,手表啊,能给的都给了吧。

    如果遇到了劫色的呢?答案是,女孩子钱包里预备一只安全套还是很必要的。

    今天的教训是:哪怕离家片刻,也请一定把所有门窗关好。

    还有就是——屋子里保持整洁干净还是很必要地。这样至少警察来了知道贼翻过哪儿。

    汪大律师,谢谢你送我的唐卡,我坚信这次是佛祖保佑。

    阿门。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家也进过贼,而且走后,仓库还点者蜡烛,可恨!
  • 好险……要小心……不能大意了呀
  • 我们这最近小偷很多且很猖狂,早上8点多入室盗窃!失主的大狗把其中一个咬了,但还是被他逃了,可恨!
  • 你们家有啥家传宝贝不?以后屁股上插把菜刀还是有用的。
    左青龙,右白虎。菜刀在腰间。
  • 我也跟着惊魂了一把~~~戎戎还是很冷静的!
  • 姑娘你真的很机智。
    恩,我现在总觉得心存善念,关键时刻老天也会帮一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