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28

    一首诗,诗人然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40075182.html

    香格里拉有一处诗人开的客栈,叫做撒娇庭院。

    撒娇门诗人定期结集,诗人的集子叫做《撒娇》。

    我住在香格里拉大土司庄园改成的客栈里,客栈里也有两本《撒娇》。

    有个叫做然墨的小女孩的诗,我很喜欢:

    这个早晨

    她早早地醒来,她没有等到天亮
    她说:你将遇到许多美好的事物
    阳光,草原,还有那相恋多年的情人。
    他们会纷纷对你说:你好。

    山岗上下将找不到孤独的人,
    异乡人被热情的人留住,或者亲嫁到更远的家乡。
    他们都拥有一个圆满的姻缘。

    大雪在昨夜降下,
    今天 阳光奔跑在众人眼里
    踏雪的情侣说破了这个早晨的全部
    天生怕冷的人和世代卑曲的人
    都一一走出房门,满脸喜庆

    没有人会提起肃杀和悲凉
    手握骨笛的人醒在更远的幸福里
    孩子们纷纷跑上街头,满脸炭黑
    他们被称作有福的人

    这个早晨,她早早地醒来,如同许多人
    她像你的情侣,久别重逢
    坐在河岸,看浪死水活。

    集子里其它男人写的诗,我都不喜欢,一批太愤怒——总觉得这世界欠了他几十吊钱的腔调,一批太滑头,充满对金钱、权力和姑娘的意淫。倒是几个姑娘的诗,清新又温柔,满怀希望和善意。

    客栈的老板娘,是当地的藏族,她说,她不喜欢这两本诗——三岁孩子都写得出来。她是个身高腿长的女人,屁股鼓鼓的,不勤快,每天早晨,我都起床了,她还没起来。要茶要水的时候,老也找不着她。可她每天似乎都乐呵呵的。

    也许男人生来就被期望做大事,所以总觉得天生我才没被用;而女人没背那么多的社会负担,反而更自然,更舒展。

    香格里拉的新城,像是没盖好的大马路,但是古城真好,朴素的房子,朴素的石头路。穿了一双在大理买的平底绣花鞋,踩在石头上,鞋底真薄,每块石头的棱角都感觉得到,一路走来,像做足底按摩,又累又舒服。下午的太阳晒在脊背上,浑身都暖洋洋,仿佛裹在吸满了阳光的棉被里。就这样,在石头上慢慢地踩来踩去,身边的一切,都金灿灿的。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真好。

    还有关于新疆的那几篇,很佩服你,也很喜欢你的态度。愿一切都好。
  • 建议Wordpress
  • 诗不错,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