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2

    the banquet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40896646.html

    要到身临其境,才理解了李安,理解了郎雄扮演的父亲。

    是一首不完整的歌,轰轰烈烈的开头,却瞬息就煞了尾。

    最快乐的,是预备的过程,过程中,什么都不肯伸手再去做,好好地享受着小女儿的身份。

    戒指不贵重,略微大了,姑姑细心地缠了红线。

    中国的文化里,仪式向来是重要的,没有那名,总觉得连实也没有了。从前看不上,要到那时那地,才明白仪式感的重要,名的重要。

    我在不肯负责的青春期里,赖得,也够久了。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哈,真可惜。我老是和别人不一样,坚持在清醒状态下才结婚。
  • 昏了头,就结婚.清醒了,就离.
  • 当然要恭喜你,嘿嘿,幸福美满!
  • 戎戎,是你的婚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