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1

    音乐剧《阿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41321243.html

    人生的第一个正式剧本,就这样交给了小令任制作人,刘亮延导演,林晓培主演的《阿姨》

    这是一个关于“熟女”的故事。一个年纪超过30,不到40的女人,面对一个大学刚刚毕业,对社会和世道还知之甚少,浑身发散出荷尔蒙味道的天真大男生,期间引起的感情波澜,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冲撞,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惊心动魄。两个人,经过了这一遭,又将会被怎样的改变。

    我写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幻想里,这是一个悲哀的,有泪水,有微笑的故事。

    第一次读剧本,男主角几乎急了:他这是被爱过,还是被玩过啊。

    被爱过,还是被玩过,这个问题提得好。谁能说清,每一段不能有始有终的关系里,每个人,是被爱过,还是被玩过?

    在上海电影节看巴西电影《爱情入戏》,里面有一句台词:真正的爱情,在其中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在做戏;而其实做戏的时候,如果没有一点爱在里面,也很难入戏入的深。

    两个人,一个大女,一个小男,刚开始的时候,未必没有一点相互征服的意思在,而演到后来,也许每个人都忘记了自己的出发点。

    而到最后,感情不能如愿时,每个人又难免有怨念。

    我这样解释,演员们会不会觉得我太残忍。然而爱情,也许本来就如此残忍。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我觉得被称为SM女王蛮荣幸的啊,看不出对方有什么起诉的必要。
    再说,对方怎知,SM不是SMALL MIND呢?如有异议,麻烦负责举证。
    “三十歲上下的中產階級/上班族想的東西,有時齊一的簡直有點貧乏。'
    这个,赞!大赞!
  • 被指SM女王 算命師告作家

    【聯合報╱記者熊迺祺/台北報導】 2009.06.16 03:21 am


    近年聞名於海峽兩岸戲劇圈、被稱為「劉小令」的劉毓雯,前年給算命師梁復崴論命後,在部落格發表文章指梁是「SM女王」被控誹謗,台北地檢署昨天依加重誹謗罪起訴劉毓雯。

    這篇「Web2.0,算命要升級」文章,是劉毓雯前年6月到梁復崴工作室論命後,發表於前年7月,內容主要描述整個算命過程及感想,文章目前仍在她的部落格內。

    檢方及梁復崴認為爭議的文字,是劉毓雯提及介紹她算命的學姊曾指梁老師主觀且咄咄逼人,她自認頂多就像是辯論社的態勢,隨即評論指「但是這個梁復崴老師啊,用強勢根本不足以形容了,說是SM女王還差不多。」

    檢警偵訊時,劉毓雯供稱SM是指「SMALL MIND」,若梁復崴另有解釋,應負舉證責任,她強調絕不是一個容易妥協的人。

    劉近年奔走兩岸從事戲劇交流,目前是策展人,曾策劃2005年青島台北小劇場展演、2007年首屆華人城市青年戲劇節及2008年兩岸青年戲劇季。

    轉載於:http://www.udn.com/2009/6/16/NEWS/SOCIETY/SOC6/4964718.shtml


  • 學妹周六中午結婚,好不容易克服了連假不想出門的怠惰(兼肩負要幫別人送紅包的大任),但一到婚宴會場,我就開始頭暈。

    好多的好多的好多的雪紡紗呀!!

    然後,我就想溜了。

    可能是野慣了,這一年多來就算穿裙子也是長短牛仔裙,一下子看到這麼多飄逸的柔美的粉色的普普風的,雪紡紗,我突然意識到我多麼不適合這種場合。

    雖然同桌都是以前社團的,雖然不一定是同一個分會,但都算是認識,不管當年發生過什麼衝突或是開心的事情,於今理論上都應該是相逢一笑泯恩仇的相隔了,但是不知道是因為假期的初始,還帶著某種明明想好好睡覺卻被逼起來的起床氣,還是脫離財經雜誌以後、人際來往圈子都大異其趣,面對這樣的場合,我突然一肚子不耐。

    尤其因為新娘家庭背景的關係,許多政要都來了,謝長廷講完換馬英九上台,光是等待跟致詞就拖了一小時,勉強靠著跟好朋友討論她的未來婚禮撐下去(莫名奇妙接了生平第一個友情婚禮策劃案子),等到看到笨到不行的上菜秀(大紅燈籠加閃光燈乾冰,還好沒放《今天我要嫁給你》….),我真的決定,我,要,走,了。

    我不知道,再坐下去撐到吃完,也都是跟這群相似的人談相似的事情,與其塞飽飽長肥肉,不如趁著剛開始的大好下午,去買書回家看,晚上還有品酒會呢。

    其實這種厭煩中產階級嘻嘻哈哈天氣好社交的症狀,出現好陣子了,尤其有幸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之後,認識很多在以前絕對不可能遇見、更遑論密切合作的人,習慣了很多種不同的思考方式以後,反而很難習慣這種思考相似的場合。

    三十歲上下的中產階級/上班族想的東西,有時齊一的簡直有點貧乏。

    轉載於劉小令之部落格:June 19, 2007

    http://www.wretch.cc/blog/shiaolin/20383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