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11

    ASLAM ALAIKOM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42215825.html

    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一句:ASLAM ALAIKOM

    爱征服一切,我依然如此相信。

    7月6日,乌鲁木齐机场。遇到上海来旅游的男孩,酒店被戒严,无处可去。于是我的房间变成了青年旅舍。

    7月7日,喀什,打电话给在乌鲁木齐的魏一平问平安,电话里,听到了枪声和口号声。魏一平和杨璐,被困于医院楼顶。他们二位是英雄,向他们致敬。

    在齐尼瓦克宾馆,认识了尼泊尔龙游的前老板大勇,灰常帅的帅哥一名。感谢他半夜陪我在街头游荡。大勇说,世界太复杂,我还是上山去吧,于是就上了慕士塔格峰。再次打通他的电话,已经是3天后了,他老人家说:我在大本营,局势怎么样了?我说:安心在山上待着吧。

    我上不了慕士塔格。朱哲琴也上不了。所以我只好陪她的音乐小组一起等消息。老城里,一群穿得花里胡哨的疯子在游荡,所到之处谈笑风生。朱哲琴说:我们穿得漂漂亮亮的,坏分子就不忍心对我们下手啦。

    伟大的摄影师肖全,他的相机像支AK47冲锋枪一样,1/800的快门,记下了喀什的每一张笑脸。这世界有仇恨和纷争,但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还是笑脸,灿烂的,天真的,无邪的笑脸。

    伟大的音乐人艾斯卡尔,我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那时白纱窗帘在他身后被风吹起,水一样的旋律在他手指下倾泻出来,他的声音如此沉厚,他唱:我想回到天山,呼吸家乡的空气。

    朱哲琴的音乐之旅在莎车刹车了,局势如此,群众哪里还有心思为外来人唱歌跳舞。再说,此时再前进,未免是给当地政府和群众添麻烦。大局面前,不能个人英雄主义。

    2009年7月,在喀什,我度过了永生难忘的一个夏天。正在拆迁的喀什老城,老茶馆里坐满白胡子的老先生。卖冰淇淋的老板教我说:ASLAM ALAIKOM。司马义江是我在街头吃羊杂碎时遇到的维族小伙子,他非常认真地说,我长得像维族姑娘,告诉我走大街,别走小巷。 吃晚饭时,维族老板关心地叮嘱:早点回家睡觉。

    ASLAM ALAIKOM,我要向每一个我遇到的人,说这句话。

    那天晚上回到乌鲁木齐,本来是请艾斯卡尔送我,谁知道汉族司机不敢到维族的居住区去。于是变成了我送艾斯卡尔。在路上,司机抱怨局势,艾斯卡尔非常认真地说:要相信党,相信政府。

    这个城市正被恐惧笼罩。可是我要说,我看到的,是维族和汉族的相互扶持和保护。

    他们说:5日那天,维族保护汉族。7日那天,汉族保护维族。

    我在街头问路,是好心的维族大叔把我送到了目的地。

    无论肤色,头发,种族,信仰,有什么样的不同,我坚信,人就是人。人都渴望爱,安全,体谅和理解。仇恨只会阻挡我们的脚步,爱才能让我们走得更远。

     魏一平和杨璐此时还在乌市,祝他们平安。

     

     

    分享到: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