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07

    《阿姨》第一日首演剧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47798931.html

    著名BLOGER谭飞老师受我事先“少儿不宜”的误导,怀抱“庸俗的热情和不可告人的黄色小念头”,抛下娇妻兴冲冲地去了。看完后大呼上当,觉得口味太淡,批评剧情“寡淡”。

    剧评如下:

    台湾歌手跟空少的寡淡姐弟恋

     

     听《阿姨:她和她的空少们》这题,貌似是描写女大款跟空少在一起勾搭的音乐剧,也算是娱乐圈近亲潜规则之一种吧(长得好看又不拍戏唱歌的都是娱乐圈近亲)。编剧兼名记马戎戎冒着多付几欧元话费的危险,从比利时打手机来叮嘱我,不要带孩子看,原因是少儿不宜。再少儿不宜能有《麦田》少儿不宜?虽有疑惑,但我还是带着庸俗的热情和不可告人的黄色小念头,抛下家人,独自去了。 看完这部音乐剧,我庸俗的热情退去,我想劝小马妹妹还是在《三联》好好干吧,至少再干三年,这趟浑水,不是你这个社会经验不算多的文艺女青年能趟的。虽然你们杂志有各种各样的能人,DV导演,策展人,旅行家,但在这些差事里,就你这个编剧难度最大。还是跟台湾者名艺术家合作,名头好牛逼啊,但估计也事儿逼。比如风格上,就很杂乱,一剧两制。台湾式的都市小情调跟大陆式的社会批判、调侃共冶一炉,这一炉怎么看怎么像“土法炼钢”,不搭,带不起高潮。音乐也一般,那些歌词既不凝炼也不精准,旋律既不优美也不生动,因此,无法打动观众。 其实很多事情可能怪不得马妹妹,从空少跟女教官的一些互动中,我能听到她在“跟现实零距离”上的努力,有些段落还是惹人思考的、刺激的、急智的,但断断续续,经常被一些装逼的人生回忆打断。这些人生的、感情的、剩女的回忆,在被社会新闻训练得能闻鸡起舞的观众面前,完全是无聊无趣又过时。他们其实也不需要新的桥段,但至少风格要统一,如果有些尖锐,就刺痛点,别弄成尖锐湿疣,病艾艾苦哈哈的,还不时髦。一台湾一大陆编剧的配置,两种诉求方式、目的的巨大差异,让这部音乐剧“剧格”分裂,观众长时间等不到自己要的那一壶茶。 第一场,大家都还很紧张,甚至舞台上方的字幕也如此,我看到字幕多次跟演员唱词不符。音响也出问题。演员唱歌的时候,老跑调。演员很激动,激动得有点手、足、嗓无措,下面的观众都得帮着捏把汗。最大的问题:音乐剧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出唱功? 这部音乐剧女主演是林晓培,其实我特别反感流行歌星演音乐剧,这基本是造孽。有几个台湾歌手是有能力、水平来一出音乐剧的?也不是小瞧,她们毕竟没受过这方面专业训练,开腔方法都露怯。另一方面,音乐剧要求歌者完全融入角色,忘我,让一个常年声色犬马的流行歌手,忘记自我身份,谈何容易?特别是某些特别需要角色认知的音乐剧。林晓培在扮女乘客骚扰男空乘时,那种扭捏作态还让人莞尔,但要她演一个常年找不到爱的神经质老姑娘,大段内心活动,又觉得她演得不让人同情。这种落差感让人物可信度和震撼力降低。 观众不停地在离去,我旁边好几个观众不时看表,一个说:“快了,估计还有十分钟就可以献花了。”对一部一直被估摸结束时间的音乐剧来说,真的还得想点献花之外的惊喜,否则很可能淡出个鸟来。 谭飞/文

    刘铮同学,也就是我BLOG上经常提到的“小猪”,眼见我多日经受的折磨,抱着宽容和理解的心态写下了《年轻就是要浪费东西》,作为对于我的第一次下海的鼓励。说实话,这鼓励很必要,我看到的时候眼泪都下来了。关键时刻,他总是实践了对我这个疯狂混乱又矛盾的女人“不抛弃”、“不放弃”的格言。

    年轻就是要浪费东西
    10月6日,我去看了号称“2009疗伤音乐剧”的《阿姨》。我是和父母一起看的,当这个剧的大海报出现在南锣鼓巷半亮半暗的一个胡同口的时候,我妈问我:“这个剧就叫《阿姨》吗?”
    确实,在北京话里,“阿姨”作为一个词义模糊的词是不适合作为一部剧的题目的。在幼儿园里,孩子们管一些妙龄女子叫“阿姨”,如果中国有角色扮演成人节目的话,相信“阿姨”会是一个受欢迎的项目;而成年人会管50岁以上的中老年女子叫“阿姨”,这样的阿姨没有一点性吸引力。而音乐剧《阿姨》的一个副标题是“她和她的空少们”。原来,该剧的主人公“阿姨”是一个35岁的女人,作为主管训练一批想当空中乘务员的年轻男子。说实在的,这样的女人,无论是35岁的有点姿色的女人,还是漂亮的女上司,或是严厉的女主管,都不会被称为“阿姨”。
    好在我知道一点这个剧的背景。原来,台湾导演刘亮延在台湾执导的同名话剧是个男同性恋题材剧。男同这帮人有自己的语言系统,起码在台湾,他们把三十来岁不到四十的男同叫“阿姨”。这个剧有一句经常被传唱的歌词:“一转眼,弟弟就变成了阿姨。”这个剧的主人公有个妈妈,其实是爸爸变性变来的。
    在大陆版《阿姨》中,“变性”的是“阿姨”自己。这个故事变成了一个直男直女的姐弟恋故事。台湾版“非主流”的故事已经足够让它具有CULT式的“收藏价值”,而把它改成相当正常的姐弟恋故事则需要添加很多东西,尤其是对于像北京戏剧学院实验剧场。
    这种“需要”被非常准确地反映到了舞台上,观众能看出演员并不能“占满”整个台面。我曾经看过这个剧的采排,当时是在一家健身中心的操房里。越南作曲家孙室安的音乐颇具文艺式的小力道,听上去很像电影《寂静岭》的主题曲。而编剧马戎戎的剧本相当阳光励志,搞得气场有点怪。但是在剧场看的时候,却一点也没有看到这种奇怪的气场,事实上,看不到任何气场,因为演员的表演不足以压住台面。
    虽然压不住台面,但《阿姨》并不算丢人。这部剧除了表演之外并没有什么硬伤,相反有不少优点。这部剧的舞美相当棒,简洁大气而又切题。剧作触及了当代青年生活的一些核心问题,包括工作、理想、在北京生存下去的压力、年龄、追求真正的爱情等等。“无来由的爱情”会杀人,更杀死了很多戏剧。虽然很多爱情是无来由的,但在剧中最好还是给我们一点来由。《阿姨》设置了一个情境——农村来的年轻小伙小春在漂亮的35岁女主管手下受训,逐渐爱上了她,基本算是个爱的来由。这个剧本正常、顺畅,还时时有一点小幽默。不过,如果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阿姨》的剧作还有很多欠缺。编剧想要深入到生活的黑暗之处,揭示那些矛盾和紧张之源,但是下手有点太直接,缺乏举重惹轻,一朵花、一个眼神就能伤人的本领。而且剧中语言和环境、情节之间内在联系不够。虽然我也并不觉得《恋爱中的犀牛》是什么杰作,但它的剧作好歹把“犀牛”这个意象用到了极致。而《阿姨》守着飞机而没怎么说飞机,不能不说是浪费材料。
    最大的问题出在主演林晓培身上。台湾实力唱将演音乐剧,这本是《阿姨》的一大卖点。但是林晓培的表演处女作基本停留在“处女”阶段,没有完全放开。好的表演能拯救几乎一切剧本,占满无论多大的舞台,但林晓培不能做到这一点。林晓培表现女人软弱一面的时候让人动容,因为这是“本色”演出,但需要表面强势和戏剧张力的时候却不是过于僵硬就是软弱平滑。《阿姨》继承了国产音乐剧的尴尬感觉,虽然孙室安的音乐还不错,但并不能撑起真正好听的流行歌曲,林晓培在唱那些叙事性的歌的时候完全让人感觉不出“实力唱将”是什么意思。直到演出结束,林晓培唱起自己的歌的时候,才真正让人感到“技惊四座”。
    总的来说,《阿姨》的第一次演出看上去有很多不成熟、不专业的地方,但相信这在未来的演出中会有很大改善,但是青年团队本身必然具有的青涩、平滑应当算是它的固有缺陷。不过,林晓培的谢幕表演、大量年轻、漂亮的“空少”的亮相,以及女二号,漂亮可爱的李美旋的表演也能让人觉得值回票价——有点罗圈腿的她穿着毛拖鞋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谢谢你们。无论是长者式的教导还是亲人式的支持和关怀,都是我所需要和所缺乏的。

    对于我,对于《阿姨》这个剧来说,有意见比没意见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出戏。 2009-10-07
    最后一夜 2008-10-07
    happy ending 2007-10-07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写得好。我心有戚戚与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