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6

    从网上找来的一篇评论,感谢作者,他/她看懂了阿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48500596.html

    我不认识这位作者。可这信看得我哭了。我只能说,他/她看懂了阿姨。
    《阿姨》是部离成熟太远太远的戏,可是这戏是真诚的,我写下的台词不专业,可每一句都是真的。
    张一白批评我说:你太笨。我承认的。正如他所说,我笨是一个基本存在的事实。
    只有最笨的作者,才会这样不加掩饰地把真实的自己连锅端出来。
    真话不是人人都爱听的,真话都太直接,直接往往伤人。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是被幻觉支撑的,对现实的幻觉,是我们依然可以活得夷然的原因。
    可是原谅我,在对待自己真正爱的对象时,不能不把最真实的自己端出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多少人喜欢看一个怨女的戏。人们喜欢看到一个女儿式的,洋娃娃式的女人,她头上绑着蝴蝶结,穿着漂亮的连衣裙,像一只猫一样你一回家就依偎在你身边,娇滴滴,善解人意。你希望她永远纯洁可爱,永远不会出现月经、流产这样和肮脏和血污联系在一起的劳什子,希望她永远心满意足地被爱,不会老去。或者像前半段的小阿姨,永远打扮得漂漂亮亮地等待和情人幽会。
    然而,这是不切实际的。
    《李尔王》的三女儿说,父亲,我爱您就像爱盐一样。
    那就是我的方式。
    至少在人生的前30年里,那是我的方式。
    写给阿姨的信:观音乐剧《阿姨——她和她的空少们》(2009-10-10 18:54:30)

    阿姨:

      今天是2009年10月8日,明天人们就要继续紧张的工作。欢迎你来到逸夫剧场送给我们最后的逍遥,虽然这里的音箱没有完全展现出你和空少们曼妙的歌喉,虽然这里的观众席没有坐满,掌声也不热烈,虽然有一些年过35岁的女同胞面无表情,而另一些20出头的小伙子也感到事不关己。还是要感谢,你让我第二天工作时能够像正常人一样呼吸了。
      阿姨,这天晚上我坐在最后一排靠边的位置,你无暇顾及眼前黑暗一片,但我却在注视着台上卖力的你和台下穿梭的观众,或白发苍苍,或蹒跚学步。你一出场便露出那并不专业的台词,显然无法镇住窃窃私语的人们和手机铃声,我开始庆幸我的座位如此方便随时离去,然而第一堂课里,你的势头终于压过了空少们的气盛,也让台下纷纷侧耳。开场半个小时后,你独特的空中工作特性和神秘的私生活,已经把观众们吸引入剧情。
      提前看过剧情介绍的我有点着急,盼着小春早点和你展开对手戏,可是前面这段过分压抑的揭伤戏铺垫得实在太漫长了,我又有点想离开。我打开了手机,这是我第一次在看戏时开机,不是不想看这出戏,而是我发现自己特别不想被剧情带进去,难受,座位上好像有针呢。也许是你触动了我某根敏感的神经吧,就像你被空少们戳伤时的反抗一样立竿见影。其实吸引我来看这场戏的,不是你旁门的演技也不是剧中嘈杂的音乐,我早已懒得从专业上去找茬,何况在母校的逸夫剧场里,来看师弟师妹给一个班门弄斧的歌手来做陪衬。我也不关心剧情,我只关心自己的心情,我希望一整晚的观赏能带给我思考,而不只是娱乐,更不可能是疗伤。

      阿姨,其实你板着脸也演不出麻木,伪装只会让你在被揭穿时受到的打击更多了一种危害力。失去感情其实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也不需要你非得坚持不要别人同情,何必要伪装呢?只怪你的自作多情,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去关心你是不是失去,而你伪装出的假相越是反复强调,就越会让人把注意力聚焦在你的背后。是你为你自己竖起了新的靶子,暗示别人开枪射中了自己。
      如果曾经受到伤害,决定做一个固执的女人,就一定要永远固执到底,不要再次被感动,不要让自己心软,不然你会发现,必然有一天,那个让你歪歪斜斜地软下来的支撑不存在了,你便瘫坐在地真的一蹶不振。或者像你的万人迷女伴那样,用歪歪斜斜的各种逃避方式,永远的逃避下去,她明白既然女人常常不能固执到底,不如选择东倒西歪,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但前提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否则自食苦果。
      玫瑰带刺,没人去摘,也还是会枯萎的。接受这种枯萎,不论选择固执还是逃避,诚实面对自己和他人,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阿姨,你被导演请进了这样一出所谓“疗伤”的所谓“音乐剧”里,你一次次地被小嫩孩们批斗着,被万人迷们调侃着,让人看了好不压抑烦躁,可是没有人真正同情你吧?导演和编剧也不是为了让你博得同情才把你拉上舞台的,你不仅是你自己生活的牺牲品,也是人们借以自我安慰的牺牲品。他们习惯于揭开别人的伤疤来平衡自己的心态,慰藉自己其实不曾受伤,因为你看似比他们活得都糟糕,所以他们放心了,你只是一个被夸大了的舞台怨女,而生活中无数多个你隐藏在他们身边却从未引起他们的关心,倘若你曾引起过他们的注意,他们或许只是会把你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话题而已。
      一个差一点就变成大团圆俗套的四散结局,却不让人感到一丁点遗憾,因为人们都在暗忖:幸好只差一点,不然可能又是一轮新的伤害。就像铁达尼上死去的杰克,他真的能给凯特幸福吗?

      阿姨,今天的导演和观众残忍地揭开了你的伤疤,却不知该怎样为你疗伤,你只好这样敞开着伤口成为舞台上永久的标本。
      三百六十病,唯有相思苦。面膜和苹果都治不了寂寞对你精气神的消耗,小春也治不了,他只是一个过客给你提了个醒而已。不要遗憾旁人对你们的中伤与挑拨,不要惋惜小春的离开,不要后悔自己的判断哪怕是错误的判断,不要贪图已经结束的和尚未发生的,否则小春会成为第二个Kevin,原地踏步的你只是让双脚更为深陷在起点。
      阿姨,没有小春的35年里,你的光鲜外壳无懈可击,几乎闪花了众人的眼;有了小春的那段时光,你的外壳虽然裂开了一道口子,你的内心却重见了光亮;小春离去的今后,你那依然光鲜的外壳是否重新合上了,是否多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纹路?而你的内心,是把那点光亮埋进了记忆的黑洞,还是自己也能发出光来照亮别人了?


      阿姨,你不是还有四个女学生,她们为什么总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呢?她们的出现莫非只是空少们的陪衬歌舞,只消空少们一停止歌唱,她们便灰飞烟灭般地离开观众的视野,她们好像你豆蔻时的幻影,虽然同在一个舞台,却总是无声无息让人们感到她们一直存在在另一个世界里,这让我特别想替那五个女生说些台词——
      十年后的我们会成为你现在这个样子吗?我们知道你从来虽然也留恋却并不羡慕我们的年轻,如果你有机会与我们对话,肯定也会要我们多一些理智吧,以免十年后空守电话机喃喃自语。我看到台下的一些大妈没啥共鸣,她们或许是被宣传海报吸引来以为“35岁以上女人必看”,可是你的生活,是存在于男性编剧和导演的理念中的,很多表达方式也与大陆不同,而目前这些大妈们似乎不太能接受,倒是我会给自己一个警告:尽管我不想成为那些大妈的样子,我也不想成为你和你的女伴那个样子。
      易逝的青春已换来无数的经验和财富,你依旧有着年轻女孩也会羡慕的优势,可惜,如果你看不到这一点,还是泡在苦水里,那你的伤痛真的无人能治了。

      疗伤剧,没能疗了你的伤,没能疗了我的伤,只是揉碎善感的人们的心,给那些不曾有这般经历的潇洒的人生游戏者提供了笑柄,它只适合演给懂得你的人看。不过最后的一首歌,让我那在观剧全过程中始终纠结的心终于得到了舒展,我喜欢的波希米亚大红裙子像个大扫帚扫掉了舞台和心头残留的灰尘。阿姨啊,这才是你的主业,继续放情歌唱吧,别再和你不了解的舞台剧纠缠不清了。这就好比谈一场门不当户不对的恋爱,结果不会理想的。

                               汪陈霖霈
                            写在2009年10月8日晚
                            结稿于2009年10月9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