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1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51843710.html

    从“花名册”上转来的。

    不能不说,对于又差点进入抑郁期的我,还是有帮助的,虽然说的是GQ的事儿。

    王锋与困困的email交流:文字对于《GQ》真的那么重要吗?
    热37王一鹏 2009-10-12 14:33
    王锋:与困困的email交流
    by王锋


    这是困困在摩纳哥给我的邮件及我的回复,把它发表于此。

    发送时间: 2009年9月18日 4:18

    收件人: WANG Feng

    主题: 来自摩纳哥的撒娇

    王老师:

    在摩纳哥向您致敬.

    这里有海,有棕榈树,有比基尼美女,酒店连着游泳池,每个人都过客模样,没一个像常住民,整个一个有赌场的三亚.

    外面尖叫连连,可我没啥冲出去的心情,觉得好落寞....
    这落寞在出发前就有了.出发前,我写了几天艾未未,写完那刻觉得松了好大一口气.初到GQ时,我就想过要好好写几个人物,本年度,至少要完成倪震一个,海子一个,艾未未一个,这才9

    月,就提前完成!余下几个月还能超额写几篇人物. 可是写的过程,有时候寂寞得都要哭了.想到倪震稿子,早就是过去了,海子一文又有一些问题,怪叔叔也就一行活,又忍不住怀疑,

    这大半年我是否写出什么叫自己有成就感的东西?是否真的对GQ有所裨益?

    写着这信,在网上碰到海鹏,他总是笑话我有"撒娇饥渴症",我的困惑,焦虑,抱怨,欣喜,总要对他人讲,并不是真要什么建议,就是撒娇,满足一下未断奶心态... 他看了艾未未,给了很

    多正面评价,我觉得好受鼓舞.他又顺便拿海子一文做比,相对于海子,艾未未更主题明晰,语言准确了..诸如此类.我从别处获得肯定,自己好象才笃定了一些.

    最近这一段时间,创刊号临近,11月,12月号也紧张制作,大伙热火朝天的,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

    文字对于GQ,真的像我想象中那么重要吗?您对文字的看重是不用赘言的,可每每开会,每每见到同事,我都感觉到文字在这个公司文化中,是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我原来武断地认为,

    与文字对立的是图片,这类杂志更重视图片价值,现在我感觉到,文字与图片并不对立,文字也不与任何事情对立,只不过文字是整本杂志的一部分,要服从整体形态与编辑理念.我在想

    象中(或者延续三联惯性),将文字看成了一本杂志的全部或绝大部分,而这,是对GQ不适用的. 我希望可以为GQ提供超过一般的文字产品,好象只有这样才可以说服自己,我是被需要的

    .这既有压力(我倒挺喜欢这种压力),又有很多怀疑,因为文字所占据的微小的位置,就算我做再大的努力,也只是丰富了一小片天地,这足以被这个集体理解和尊重吗? 这就是我的落

    寞.

    本想写专栏的,却无心情.又唠叨了许多,希望没有在这么忙乱的时刻,给您添忧. 外面富贾云集,笙歌不断,我注定不是那群人中的一个.总有许多烦恼,总有许多怀疑,总希望获得更多

    的肯定... 希望最近冲刺,杂志运行一切都顺利.

    困困

     

     

    答复: 来自摩纳哥的撒娇

    收件人:'YU Ping'

    困困同学

    在祖国向你问好!

    这里没有海,没有棕榈树,没有成片的美女帅哥。窗外是灰蒙蒙的天空和CBD凌乱不堪的楼群,早上刚跑了个3000米,冲了个很舒服的澡,现在坐在18层我的corner office里给你

    回信。

    真是能很深切地体会到你在摩纳哥繁华世界里感受到的孤单,这样的景况11年前我也有过,那是我第一次去欧洲,也是在摩纳哥,也许就是在你现在正游荡着的某个街角,那时候

    我也是一个人游走着,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就想着这一切热闹繁华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也许是年纪大了,现在对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没有特别的好奇,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去哪

    儿更在意的是和谁在一起。

    你来GQ大半年了,我一直纠缠于俗务,跟你沟通不多,但每次在公司看见你都是很高兴,其实我想说兴奋,又怕有夸张。这不是简单的喜欢你个人,而是你身上有种东西让我觉得

    我们是同谋。你的简单,执拗,对文字对美的偏执,对人的理解和聪明,还有偶尔的、文艺女青年赖皮和癫狂,都能让我意会神会,这是不是也叫精神共鸣?我深知,你身上的这

    些东西对我,对GQ编辑部都是一种重要的存在。所以我说,即使有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我不同意,不接受你的意见,但我懂得,比那些不同意见更重要的,是捍卫你的存在!

    昨天看了你的艾未未,觉得真是比海子上了一个台阶。可能比较于海子,艾未未更有现世感,而且他是一个力量彰显,更有精神强度的人,跟你本人有更多的触点。而海子作为一

    个80年代的文化符号,离你有点远了,而要在更开阔的位势上把握这种距离,对你来说还需要时间。那就已经不只是个写作的问题了。从你来GQ写的几个人物看,倪震只是一个试

    笔,后面的海子,艾未未能明显看到你对人物把握的进步,就像我当初让你来所说的那样,GQ作为一本月刊,真的给了你一个细密采访,从容思考,认真表达的机会(当然只是相

    对的),这样的人物做一个是一个,在你的职业或写作生涯中是能成为痕迹的。这样的机会不只是职业,更与你的自我认知个人生活息息相关。当然,这几个人物在我看来都还没

    有到达你希望并且能够到达的高度。三五年后回头,你才会发现这些都只是热身,我比你多活些年头,自然就能从更长的时间段来看事情。

    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文字对于GQ真的那么重要吗?

    其一,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文字对GQ的重要是不能质疑的。你以为我找你来干嘛?倾慕你的美色吗?当然有这个因素但它不是全部。当初坑蒙拐骗地把你诓来,不就是因为你的

    文字吗?文字对一本杂志非常重要,但又确实不是他的全部。一本杂志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它精神理念,它的价值观和人性立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整合选题,文字,图片,设

    计等诸多因素来共同完成。比较于其他元素,在GQ这样的月刊里,文字藏得深些,费的力气要更大些,经营的时间更长久些,对GQ,文字是一条更隐秘,更深切,也更动人心性的

    力量,是真正的奢侈品。文字的属性在那儿,它确实不是在闹哄哄的选题会这么程序性的设置中能讨论出来的。比较于三联,文字在GQ中的地位不是弱了,而是换了一种呈现方式

    。我们要的,不再是周刊那种迅速,简捷,匆忙的文字,GQ的文字希望更醇厚,更本质,更有力量。我觉得你不用怀疑文字在这本杂志中的地位,而是要明确杂志对文字新的要求

    ,并想想是不是你要的,能不能做到。

    其二,另一方面,我从来就觉得文字不只是文字,它是一个编辑,甚至一个编辑部的思想水准,价值观,精神趣味的体现。文字这个概念本身有点窄了,我更愿意在文章范畴来讨

    论这个问题。好的文章包括了思想,结构,文体和文字风格,不只是个文字技巧的问题。当然文字本身有它的技术指标和要求,有它本身的美感,但文字本身还是个较小的审美单

    位。所以才有杜牧说的:“意不先立,止以文采辞句绕前捧后,是言愈多而理愈乱。”“理”和“意”在前,对文字的注意力,我们应该更多放在“理”和“意”上来,从这点看

    ,路且漫漫。

    其三,你现在对文字的认识由以前文字和图对立,发展到文图并不矛盾,文字是一本杂志的一部分,已经是个非常大的进步了。但是这个认识上的进步也伴随着你的失落,你觉得

    文字只是杂志的一部分,老大变成了小三儿,地位卑微。可我觉得,文字在一本杂志中的地位,是不能简单以文字量来判断的。否则中宣部的《中流》杂志就成广大文艺青年奋力

    济身的目标了。你既然那么看重文字,就应该更重视文字在一本杂志中的独立价值,不要随意跟其他任何东西比。即便只有 1000字,也要想办法让这1000字跟力鼎万钧,跟所有其

    它的图片,物质,美色抗衡,并取得最终的胜利。

    最后很高兴地告诉你,你的希望跟我对你的期待是一样的:“为GQ提供超过一般水准的文字产品”。而且也只有在这种形态的杂志里,你的努力和成就才会得到大家最大程度的理

    解和尊重,甚至物超所值。

    现在正是关书前夜,同志们挑灯夜战,就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候,你一撒娇,我就推开一大堆繁杂的事务不顾,跟你摆事实,讲道理,像爹一样循循诱导,充满了父爱,可见文字在

    我心目中是多么一刻也不容轻视的东西了。

    好了,抛开一切烦恼和失落,如果你对摩纳哥的繁华不感兴趣,就去逛逛那里的红灯区吧,摩纳哥的舞男多来自北非,货色不错,你会喜欢的。

    告安啦!

    王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ita von teese 2009-11-21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呵呵,来看看博主了哈.
  • 有这样的编辑和记者,作为读者,感动不已。无论是否认同你们的编辑理念,创刊号我一定要去买,至少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有一种份量感,你们的努力和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