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3

    片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55963140.html

    1.

    头发剪短了以后,似乎一部分记忆,也随之死去了。

    2.

    她们曾经彼此将对方视为自己在这城市里的亲人。

    她在餐桌上写字的时候,她就在沙发上,逗弄着懵懂的母猫。

    她的身旁曾经睡着她。

    然而,没有什么比背叛更让人震惊,更难以接受的了。

    3.

    她清楚地记得鹿特丹的那家小旅馆。

    出门右转,走过一个十字交叉路口,继续前行,有一家小小的酒吧。蓝色的霓虹灯管围着红色灯管拼出的BAR。

    在酒吧门口过马路,斜对面有一家24小时的售货机。

    她还不怎么会用。

    骑着自行车的老先生路过,银发,耳朵不好,似乎眼睛也不好,他看着她,固执地问:你是西班牙人么?

    老先生很善良。他教给她怎么用那台机器,看到她要的货品从里面滚出来了,才离开。

    后来她在楼下发现了一家24小时的小超市,阿拉伯人开的。她还记得1升装的牛奶是1.2个欧元。她把牛奶放进电热水壶里去煮,煮开了,壶里全是黄色的油脂。

    离开旅馆之前,她洗了好久,那些油脂还是固执地存在着。

    欧洲的冬天一点也不寒冷。风里是湿润的凉意,每天上午,都要下一场小雨。

    她在码头边上看那些大船,那些庞然大物停在港湾里,海风里有咸咸的腥气。她说不上喜欢还是害怕。

    在国外最害怕的一晚,就是在多伦多了。

    印度人开了一家青年旅馆,顶层的房间。已经是9月了,却还要开着风扇,不然就觉得闷热了。

    房间里有奇怪的脚臭气,开窗也散不走。

    那天晚上她睡的不好,窗外有黑人对骂。不时传来救火车的气息。她总觉得,是掉进了美国30年代的黑帮电影,再待一会儿,就会有人来冲这家旅馆的门,点把火烧掉它。

    ——去过了那么多地方,她现在最想回去的,还是自己的家。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旅行的意义 2009-01-03
    Tag: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