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5

    汤唯原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arongrong-logs/61062623.html

    好女孩汤唯

    记者/马戎戎

     

        或许,比起王佳芝,《月满轩尼诗》里的爱莲,更加接近本来的汤唯。

       “那时觉得这个女孩很利索,人清清爽爽,扎个马尾巴,简单干净。和校园里的气氛配合起来,很阳光,很有活力。” 回忆起大学时期的汤唯,袁鸿这样说。

    袁鸿是北京小剧场界的资深制作人。他认识汤唯的时候,汤唯还是中戏导演系的学生。2001年前后,赖声川在中戏导演系开设导演工作坊,排演《如梦之梦》的片断。导演系的女生一人扮演一个角色,汤唯扮演的是5号病人的太太。

    5号病人是一个陷入困境中的人,汤唯演他的太太,是一个很有个性,很强的女性。” 袁鸿说。

    角色的分配是根据学生们在读剧本中的表现决定的,袁鸿说,汤唯给人的印象是:比较有力量感。

    这种力量感在袁鸿担任制作人,杨婷导演的2005《切·格瓦拉》女性版里依然有着突出的表现:“8个中戏女生一台戏,汤唯是其中最让人关注的那个。她有很强的爆发力,可以传递很强的感染力。或许是因为演戏的时候心无旁骛,认真到了极点,身上全副力量集中到一点迸发出来,她总是能够感动到周围的人。”袁鸿这样说。

    记得2005年,初作记者。《切·格瓦拉》的表演结束,在剧场外等导演和袁鸿出来做访谈,汤唯跟在他们身边,还没有卸妆,身上还带着《切·格瓦拉》里的愤怒和昂扬,大眼睛很黑,看有人看她,就直直地看过来,不服输也不躲闪。

    “她本身是好强的。”导演岸西说:“爱莲也不是信女啊,有一个坐牢的男朋友。”

    在导演岸西的设想里,爱莲是香港的新移民,从内地到香港来投靠舅舅,也住了很多年了。

    对待这个角色,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认真:“她是一个孤儿,父母都去世了,到香港20多年了。然后我又做了很多调查,我印象最深的是通过朋友找到了一个类似这样的人。我和朋友去他家里,那是一个福建人,和这个人物很类似,在这边住了很久。我们问他小学到初中有什么样的状况,适应有什么问题;跟本地人交往有什么摩擦,或者男性、女性的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的挫折,收集起来,搁在人物身上。”

    对于爱莲,汤唯给她找到的基调是:“很压抑,很小心。把自己和很多真实的事情收起来了,但是要很勇敢地面对,像一根顽强的小草一样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

    问汤唯怎么去靠近这样的人物,汤唯的回答带着一股硬气:“我要是这么想去找那个人物,本身就丧失自信了。”

    她的大眼睛依然冒着光和火,要把一切加诸给她的不公平和轻视反击回去。

    找她来演出爱莲之前,岸西对汤唯并无把握,首先是语言的障碍,一部完全香港本地风情的影片,找一个母语不是粤语的姑娘来演,总是有“夹生饭”的嫌疑。

    “见了她之后发现她广东话真的很厉害,还有就是她给我看过她的电影形象不一样,挺可爱的,挺女孩的。”岸西说。

     电影里,汤唯的广东话非常流利。汤唯说,小时候曾在深圳居住,对粤语并不陌生。但真正讲到流利的程度,是出演《色·戒》之后,和香港的同事们交流学会的。

    “认真听同事们怎么说,再自己说。”汤唯说。

     “汤唯的求知欲非常强。”袁鸿说:“她的语言能力,别人都说是天份,其实完全是刻苦。我记得她有段时期要学古汉语,专门找了老师来教她。这完全不是为了要用,而就是觉得自己的古汉语要加强。”

     对于汤唯在《月满轩尼诗》中的表演,岸西的评价是:“以她的年轻,她的表情很到位。她和香港同龄的演员很不同,很多表情在现场看不清,后来剪辑一看,却觉得很细腻丰富。我很开心。”

     《月满轩尼诗》是汤唯的第二部电影。2008年,汤唯在李安执导的《色·戒》中出演王佳芝,这是她第一个电影角色。之后的两年内,她没有出演过任何角色。

     不同于娱乐时代看客们发达的想像,得到王佳芝这个角色,汤唯并没有使用过任何非正当的手段。

     “那时候其实很多人通过很多渠道都知道李安在为《色·戒》寻找女主角的消息。剧组也通过很多渠道在挑演员。但在整个过程中,汤唯其实一直都很安静,并没有特别的争取过。”袁鸿说。

     “我第一次见她,就是在北京的决选。”台湾雷公电影发行公司负责人李岗说。李岗是李安的弟弟,李安出名之后,李岗戏称,自己的名字就变成了七个字“李安的弟弟李岗”。《色·戒》的筹备过程中,李岗帮助李安进行演员选拔的工作:“那是我父亲、我的叔伯时代的故事,所以那个时代的人物风貌,李安想要什么样子的女演员,只有我知道。”

     决选试镜是真拍。每个人换三套造型,有背景音乐。加上汤唯,参加最后试镜的共有5个女演员,台湾地区1位,香港地区1位,大陆3位,其中最小的只有19岁。

     汤唯的胜出几乎是没有争议的——“她的眼睛特别好,很灵。坚毅、机灵、纯情,有中国人百年的沉哀。”李岗说:“其实从拍电影的角度讲,她的脸一点都不好拍,但看中的就是她的气质、样子和眼睛。”

    那时汤唯给李岗的印象,是良好的心态:“几千人里选一个人,汤唯的压力的确很大。但她并没有特别紧张。她很自然,也没有特别地去表现。在险境中不乱,也不会故意地做作。当时其实有很多表演上已经有了名气的候选者,她们的表演反而比她更过火。”

    《色·戒》的拍摄,对于汤唯来说,的确是脱胎换骨的过程。三个月的特别训练,看书的仪态,怎么转身,怎么穿风衣穿高跟鞋跑步过街,都有严格的要求。

    “李安的要求就是她回到30年代,复原台湾外省人的气质。”李岗说。

     记得当时,李安曾说过:“汤唯是微不足道的,真正有价值的是王佳芝。”训练的严苛可见一斑。

    回头再想,当时如果不是挑选一个新人,换了已经成名的明星,必然要附带很多条件。未必能这样为角色全心付出和奉献。

    不能说这样的牺牲和付出没有回报,汤唯成就了王佳芝,王佳芝也给汤唯打开了繁华世界的一扇门。像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女明星一样,汤唯穿华服,出席颁奖礼,坐在第一排看时装秀,和张曼玉私语,坐她的车离去。

    对于出名之后的汤唯,李岗的印象是“谨慎小心”:“她两次去台北。一次是参加活动,一次是金马奖。我们两次在阳明山上喝茶。我觉得她讲话非常小心,非常得体,非常谨慎。不过也许是因为我们之间还没有熟悉到无话不说的地步。”

    那一年的金马奖,汤唯意外地没有得到任何表演奖项,这让李岗觉得很为她可惜:“大概还是觉得是她第一次演,今后还有机会吧。”

    “我觉得她出名之后其实人并没有什么变化,完全没有什么变化。”袁鸿说:“她想带妈妈去看戏,就去了。公共场合尽量低调,尽量小心。我觉得她其实不是那种有心计的女生,不会顾及或者考虑太多东西。她努力工作,努力做事,她没有想把人生变成一个秀场,一个名利场。”

    2008年,汤唯代言的化妆品广告在各大电视台刚刚播出几天后就销声匿迹。此后汤唯从公共视野中消失。

    对于她的际遇,各有传言。导演陆川曾经发布微博披露坊间传说:“坊间有两种传说,一说是不赴某位高官的子弟堂会造成的;一说是某女演员游说了某位相好的高官,假借民意,动了私刑。反正汤唯出局了,判的是无期,因为没有行文,也就无法平反。”

    香港导演文隽则在个人博客中称:“众所周知,汤唯因为《色戒》这部电影,被有关当局下达了“封杀令”,这封杀令没有文件传达,只是一种口头指示,希望大家暂时不要邀请汤唯参与影视演出。有关当局的其中一个意图相信是希望不要有人利用汤唯因为裸戏带来的人气,火上添油、浑水摸鱼,借此遏止“不良”之风。”

    “我相信这些传言大家都听到过,你也听到过,只不过你们都没说,我先说出来了。”接受采访时,陆川对本刊记者说。

    这两年,汤唯在英国学习戏剧。学习的过程让她很快乐。舞台的表-演方式让她觉得自在,大段大段的情绪得以流动和抒发:“你知道的,那个过程,没有人会喊——CUT!”汤唯幽了电影一默。

    她并不讳言自己在英国遇到的生活上的艰难:“遇到的人不一样。有些人非常好,对你的态度很友善,有些人就带一些歧视。这种感觉在中国是没有的。”

    “我不知道是对哪一种歧视,但我能很明确感到。到了那种地步的时候,你会很强烈的感觉到。有件事情给我的印象非常深。租房子,中介老板是意大利人,他脾气很暴躁,到最后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以为你是女王吗?因为我租房子的时候我不知道他是老板,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然后呢?你怎么回应?”

    “我说,我不是女王,可你也不是国王。”汤唯说。

    汤唯和那个意大利人之间几乎爆发肢体冲突:“他推了我一把叫我滚出去,那时候他推完我之后我突然安静下来,就看着他。他另外两个员工架着他不让他动,不然他会冲上来打我。”

    “那时候我希望他冲上来打我,我想看他会怎么样。”汤唯说。

    说到这里的时候,汤唯和身边的两位经纪人DORISCINDY交换了非常快乐和胜利的微笑。在英国的日子,这两个姑娘一起陪汤唯度过。

    “她身边的人都对她很好,她身上的那种天真和善良会让你不由自主地想去保护她。”袁鸿说。

    导演岸西是和汤唯一起被安排接受采访的。

    拍摄中,岸西用了很多的镜头去拍汤唯的状态。她过马路,她徘徊,她的头发被风吹起:“我对她有点偏心。”岸西说:“女演员是特别需要保护的,她们演员生命短很多,我们需要呵护。她们特别受丑闻困扰,娱乐工业特别喜欢在她们身上找故事,特别喜欢毁掉一个女演员。拜托请你保护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态度好,能演,这样的不多,少一个没一个了,既然她已经出来,保护她。”

    “汤唯出演《色·戒》,我觉得再正常不过。我要是女的我也想演——李安是不是华语电影里面最有成就、人品也是最好的一个导演?这个戏你看完之后可能有喜欢,有不喜欢的。但是在没有看之前,如果说李安要拍这个戏,哪个女演员能够拒绝这个戏?一个女演员去上李安导演的戏,她有错误吗,她没有任何错误?而且这个戏是国家电影局批准的事,既然是批准的事,你盖了章,这个责任就不是在演员身上了,就应该在盖章的人身上,盖章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审批的,一个是审查播映的。这已经不是一个女演员的事儿了,一个女演员怎么能去承担一个社会教化的东西?这个事儿和她没关系。其实这个道理谁都懂,只是没人敢说而已。”陆川说。

    陆川的微博发出去之后,很多娱乐媒体转载了这条微博。并猜测传言中的女主角是章子怡。采访中,陆川说,他觉得这种猜测消解了这件事本身具有的严肃意义:

    “这把火一下就烧到子怡那儿去了,这是一个更大的悲剧。这个悲剧甚至比汤唯那个悲剧还要深刻一点儿。”

     在娱乐业这个行业里,诱惑和竞争或许的确比别的行业来得激烈。而女演员所面临的,更为沉重。

    “女演员,他们往往会成为这个行当的一道菜,被端来端去,不定被端在谁的席上,它不光是一个人的定力可以抗拒的,它关系到你的择业机会和后来的很多东西。另外很多的诱惑出现不是以一种凶神恶煞的强暴性质的出现,它往往是有很多很炫烂的外衣,甚至比以前的生活环境还要炫烂。所以这种妥协是不知不觉的,成为助长这个行业往更糟的地方滑向的一个润滑剂。竞争是肯定随时存在的。比如一个女演员上戏了,它就主动或者被动打压了其它的女演员。但是这些事都是有限度的,是在道德范围里。但是汤唯这种事情已经是一个比较可悲的现象。我只是发了一个微博,我没有任何功利思想。我也和汤唯一点不认识。但是如果今天我们都站在边上看汤唯热闹,明天我们就会成为汤唯,真的就是这样。你在你青春年华可以去展示这个才华的时候马上就失去这个才华了,而且还不是法规法律规定的,是被一个高度默契的、口口相传的禁令莫名封杀了。这个在一个我们温总理讲尊重讲公民权讲尊严的时代,象这样的事情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也是对这个时代一个巨大的反讽。”陆川说。

    “在咱们国家,女性一直是一个弱势群体。……这个社会很多东西都没改。”

    《月满轩尼诗》被很多人称为汤唯的“解禁”、“复出”之作。汤唯的经纪公司安乐公司并不希望媒体采用这个说法,因为“从未被禁,怎谈解禁;从未离开,怎谈复出。”

    导演岸西说:“很多事是塞翁失马。我特别喜欢看到阿娇,重新出来,我很喜欢张柏芝,特别有性格,我希望她重新出来,当然她要是在家带孩子开心也好。其实我身边看到的都是不是那种女孩子,她们都是很有性格的。”

    “时间能冲淡一切。”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文隽这样说。在博客里,他赞扬安乐公司的负责人江志强的“沉默是金”的态度——不争辩,不张扬,利用这段时间让汤唯充电,为重新出发做准备。“江志强和李安的交往很多。”文隽透露。

    文隽说,安乐公司之前专做电影制作和发行,从未涉足过艺人经济的领域。汤唯是安乐公司签下的第一个艺人。

     “安乐公司可以拍一些非主流的电影,这是非常难得的。汤唯在电影中的表现也让人很惊喜。” 文隽说:“凭实力,凭低调,该怎么办怎么办,这才是正确的方法。”

    《月满轩尼诗》中,汤唯的形象,是身穿平价衣衫的邻家女。岸西说,汤唯身上有一种女孩与女人的混合气质,又天真又坚强。

    “一开始是小女孩气质的……,后来男朋友遇到危机的时候,又展现了女人的一面……。”本刊记者说。

    “小女孩……?”汤唯忽然这样问了一句。

    “你不愿意别人把你当小女孩看,是么?”本刊记者问。

    “其实我并不介意。别人把我当成什么样我都不介意。只是演戏的时候我的确喜欢较真,我觉得那个较真是最有用的。可是也因为较真较得太厉害了,所以之后会想很多。想的多以后,遇到生活中的事情会怎么办……。”

    汤唯说,她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姑娘。

    “这时候怎么让自己钻出来呢?”问她。

    “钻啊钻啊,就钻破了……。找人聊吧。”她回答说。

    参加《月满轩尼诗》的宣传之前,她刚刚拍摄完一部电影叫做《晚秋》。电影里,她演出的角色叫“安娜……”。

    “安娜是一个在狱中行为良好,所以在母亲去世时得到假释的女犯,出狱时,她遇到一个韩国人。两个人产生了化学作用。电影很简单也很轻松,传达对生活一种向往,一种希望。”汤唯介绍说。

    “演这个戏,从头哭到尾,每天都哭。”说着说着,她的眼圈儿红了。她把脸埋在手里,长头发从两边披下来,盖住了。

    “对不起,我去下洗手间。”汤唯说。经纪人补充说,她去补妆。

    “她演戏的方式,是把自己化进去。”袁鸿和李岗都这样说。

     《月满轩尼诗》里,她和张学友有不少对手戏。汤唯说,她觉得张学友人特别好。他们会在摄影棚里打羽毛球:“吃完饭以后我拿着拍子要跟他打球,他说好啊, 我们就站在格子里面打——我跨出一只脚可以么?……我觉得他就是这样对他女儿的。”

    戏里面的两个男人,一个孔武有力,自信能保护她,给她安全感;另一个懒散,但相信自己能让她笑。问汤唯,理想中的爱情,是能保护她的,还是能让她笑的。

    “我可不可以贪心一点?两种都有?”她笑:“不过最重要的可能还是默契和开心。”

    汤唯说,她最近在看的书是老子的《道德经》。其中,她最喜欢的一句,是“上善若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都是案内人 2008-03-25
    Tag:
    引用地址:

    评论

  • 踩踩
  • 看完《色戒》就一直很喜欢汤唯,喜欢她的眼神,喜欢她唱《天涯歌女》时糯糯的口音。
    出名了之后还能那么淡然,真的是很有涵养。她会一直这么淡又这么强,一直都是一脸聪明相。
  • 欣赏汤唯。看了那期的三联周刊,很喜欢你的文字。静而温暖,有一种默默地张力。
    ——苏三小小
  • 欣赏汤唯。看了那期的三联周刊,很喜欢你的文字。静而温暖,有一种默默地张力。
    ——苏三小小
  • 欣赏汤唯。看了那期的三联周刊,很喜欢你的文字。静而温暖,有一种默默地张力。
    ——苏三小小
  • 刚写完一篇feature report, 看了这篇文字,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从这些生动的叙述中,我似乎更接近认识一个真实的汤唯。谢谢你。
  • 很久没听见你的声音了,
    当然,
    你的字是每期都会看到的。
    看到字,
    会想想那个写字的人。
    春暖花开,
    但在杭州无法面朝大海……
  • 这篇文字,不是看的,是欣赏的。欣赏一个女演员,一个女笔者。
    回复maomao说:
    哈。多谢啦。
    2010-03-28 22:34:44